扭曲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795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黃黑-女僕?保鑣?(2)

※黑子衍生
※有自創人物
※架空
 





「小黑子我口好渴!」

「小黑子我肚子餓了!」

「小黑子我肩膀好痠!」

「小黑子可以幫我拿一下文件嗎?」

「小黑子──」

「夠了沒?」被一直喚來喚去的他忍不住提高了聲音的說,「黃瀨君,我是保鑣,不是傭人!」

「可是現在小黑子穿著女僕裝……」黃瀨委屈的說。

「沒人說我穿上這件衣服就必須做我『份外』的事情吧?」黑子盯著坐在椅子上的人。「我只記得我當初答應只有穿上衣服這件事,而不是連要服侍你的事情也都要做。」

唔,被小黑子由上往下看,好新鮮。

「黃瀨君。」

「我有聽到啦……」他眨了眨眼說:「反正就這幾天而已啊,小黑子就不能做個樣子?幫我一下唷?」

「把你那套勾引女人的方法收起來。而且屋裡那麼多人可以幫黃瀨君,為甚麼……」

「十遍。」

「什麼?」

「小黑子叫了我十遍的『黃瀨君』,所以要處罰!」

「什麼處罰……」臉部細微的抽蓄。這傢伙不是很忙嗎?怎麼有閒情逸致來算他叫了他幾次的黃瀨君?

「我只是想告訴黃瀨君,我是保……」

「十一次。」他說:「那小黑子就當保鑣又當僕人啊。」

「我不要。這樣不就跟賽巴斯先生的工作重疊了?」

「那小黑子就來做賽巴斯的工作吧!」

「那賽巴斯先生要做什麼?」

「……退休?」

「黃瀨君可不可以不要那麼自私?」

「十二遍。」

「不要再算了,算這個要做什麼?」被黃瀨搞得有點煩躁而顯得口氣不佳的黑子,他不耐煩地問。

只見黃瀨站起身子往自己的方向走來,一手抬起他的下巴,下一秒就看見黃瀨的臉放大了許多,而唇上傳來了不算陌生的觸感。

與以往不同,如同掠奪般的侵入了他的口腔,用舌頭掃刮過他的口腔內部,將自己欲逃離的舌用力地扯向他那處。一手固定住他的頭顱,一手禁錮他的腰部,限制住黑子的行動。

這傢伙……水色的眼眸閃過狠戾,一瞬間,黃瀨就碰的一聲,倒在鋪著紅色絨毛地毯的地板上。

「好痛痛痛痛!」

用手背擦去黃瀨方才與他接吻而殘留在他嘴唇上的唾液,水色眼眸裡頭的溫度下降了許多。

「請黃瀨君不要輕易地把人當作練習接吻的對象。」語畢,稍嫌用力的關上門離去。留下那個依然躺在地上的人。

「哀呀呀……」

 

 

不是第一次接吻。

在他們還是孩童時他與黃瀨就接吻過了,而且次數頻繁,但那都只是用嘴唇觸碰嘴唇、蜻蜓點水般的方式,也許連接吻都稱不上,在旁人眼中也許如同兒戲、是很要好的朋友才這麼做,根本不是接吻。

但方才,黃瀨強勢的侵入了自己口中的舉動讓他不禁疑惑了。

手,悄悄地摸上唇。

兩人從小就相識了,因為「黑子」從以前就是服侍著「黃瀨」,在「黃瀨」身邊保護著「黃瀨」到現在,從他們祖父的祖父,以前的以前,從沒變過。而自己身為黑子家的人,且又與現任當家的黃瀨涼太年紀相同年紀,理所當然地就在他身邊服侍他、保護他。

黃瀨是家中唯一孩子,所以前任當家、黃瀨涼太的父親就希望自己能夠以「朋友」的方式與黃瀨相處,黑子的父親原是不同意的,但是在黃瀨的父親堅持下才讓兩人以朋友的方式相處。在這棟宅邸裡除了他以外,沒有與黃瀨涼太年齡相近的人,所以自然而然的,黃瀨涼太就這樣跟他成為了朋友。

雖然黃瀨他一直都把他當作很要好的朋友來看待,但是從小就被爸爸叮嚀和指導著自己必須做好自己的本分,不可以越矩,所以對於自己和黃瀨的關係他倒是分的很明白。

隨著年齡的增長,爸爸對自己的告誡是一遍又一遍,就是希望自己不要將自己該有的態度和本分給忘記,自己本身也知道自己該做的事,且因為工作上的關係,黃瀨在外頭的朋友也越來越多,「兒時玩伴」的關係也可以結束了,所以他慢慢地拉開距離,不僅讓自己認知到他與黃瀨只是主僕關係,也讓黃瀨知道。

雖然那傢伙和老爺根本不在意。

而且當自己改口叫他「少爺」時,那傢伙還跟他賭氣了一陣子,心智有夠不成熟的。讓他自己有時會越矩,像小時候一樣的去管教他,讓他自己都為自己的衝動而深深懊悔。

要是黃瀨君可以在成熟點就好了啊……這樣子自己就不用──

「黑子君?」

「啊、唔。」意識到自己在走廊上發呆的黑子往旁退了一步,也暗罵了下自己沒發現有人靠近自己還站在自己後頭,真糟糕。轉過頭朝向聲音來源看去,是一位女僕。他開口道歉:「不好意思。」

「不!沒事的!請黑子君不要這樣!」有著桃色頭髮的女僕快速的搖了搖頭,緊張的神色都擺在臉上。

「很不好意思,我好像嚇著你了。」

「沒這回事的!是我自己很不好意思,看到您在想事情卻開口打擾您。」

黑子說:「沒什麼重要的事,你不用那麼緊張,也不用那麼害怕,這樣會害我覺得我是不是太嚇人了。」

「黑子君才不可怕!黑子君很可愛的!」

「呃?」可愛?

「啊!」驚覺自己講錯話,少女晃著腦,語無倫次的解釋:「我、我的意思是、黑子君平常很帥氣的,今天穿這樣很可愛、啊不是……」

「謝謝。」

少女發現黑子口氣裡的無奈,顯得更加的不知所措。知道自己的反應讓少女更慌了,也注意到少女手上厚厚一疊的白色床單。

「請問,你手上的床單,是要拿去哪裡呢?」於是他轉移話題,想讓少女輕鬆一點。

「是、是要拿去儲藏室的。」

「那我幫你吧。」

「咦?」黑子的話語讓少女愣了下,等到黑子從他手中拿過床單讓他手中的重量頓時少了許多,他才驚訝的反應過來。「不、不用的!怎麼可以麻煩黑子君呢!」

「不會麻煩的。而且一個女孩子拿這麼多東西很吃力,也很危險。」那個高度都快淹沒這名少女了,走路有可能因為沒注意到前方有東西就跌倒了。

「黑子君……好溫柔呢。」

「嗯?」

「這是我第一次與黑子君說話,黑子君果然就像其他人說的一樣,很溫柔。」少女露出有些害羞的笑容。

「是嗎?原來我遠看很凶狠。」

「不是的!」少女緊張的說:「那是因為黑子君是少爺的貼身保鏢,而且像我們這樣子的傭人是不能隨意靠近少爺的,所以一直都是遠遠的看,所以……」

「我開玩笑的,請不用那麼緊張。」被少女的反應給弄笑了,黑子輕柔的笑著要他不要那麼緊張,要他放鬆點。

被黑子淺淺的笑容給弄傻,方才不論講什麼黑子都是一副淡然的表情,可現在那張無表情的秀氣臉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少女覺得自己的心跳漏了好幾拍。

「可以請問一下要怎麼稱呼你呢?」黑子問著犯傻的少女。想著只有他知道自己的名字而自己卻不知道他的名字有點失禮,於是他開口問。

「我、我叫桃井!桃井五月!」有著一頭如櫻花般髮色的少女,紅著雙頰大聲的報出自己的姓名。

「你好,請多多指教了,桃井桑。」

「是的!」

「那就請桃井桑帶路了。」

「請往這邊走。」

雖然擅自離開自己的工作崗位是很不對的行為,而且假如在這段期間內黃瀨要是被攻擊的話自己會無法馬上去救援,但現在──就讓他任性一回吧。他想要稍微遠離一下有黃瀨的地方,讓自己的腦袋冷靜一下,才不至於一直去想方才那過於激烈的吻。




2014.5.1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