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79918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黃黑-女僕?保鑣?(1)








奢侈又不失華麗的歐式住宅位於距離市區有一段路程的森林裡。住在裡頭的人是一位以販賣女性用品的大亨──黃瀨涼太所居住。

黃瀨涼帶有著一頭太陽般閃耀的頭髮以及與髮色相同色澤的眼瞳,俊帥的外表,溫柔的個性,以及熟知女性們的愛好和知道怎麼去擄獲少女芳心的緣故,使得黃瀨涼太所做的物品在市面上有著無人能擊的地位。

黃瀨現在正坐在深棕色的皮椅上,細長的手指輕敲著用上好木頭所製成的桌面,在偌大的空間裡敲出一聲聲沉穩的節奏。

稍早,他請執事長叫那個人將今早的訓練量做完後就直接來辦公室找他,瞥向一旁的桌立式時鐘,早已超過平常他做完訓練的時間了,可現在卻遲遲等不到那個人。

要是平常他早就發火了,而不是坐在這裡百般無聊的敲著桌面。

他本身就不是個極有耐心的人,在外頭所表現出來的一切都是虛假的。可現在,他等的可是那個人啊……他就願意等下去。

分針往五的方向走去,一個小時半了,他前的木門被人有禮貌地敲響了兩聲,就從外頭向裏頭推開走了進來。

他愉悅的瞇起眼,雙手撐著下巴,看著那個人穿著不習慣的衣服走到他的面前,然後面無表情地,聲調平淡地開口:「有什麼事嗎?黃瀨君。」

聽見那人對自己的稱呼時,黃瀨立即不滿地喊道:「錯了啦!小黑子!是『主人』才對!」

被稱為黑子的黑子哲也原本面無表情的臉一瞬間變的猙獰的可怕,可很快地就回復成原本的模樣,迅速的轉換讓黃瀨在心裡驚呼著黑子變臉數比自己還要高招啊!

不願開口,黑子緊盯著黃瀨要他自己說出為什麼要叫他過來,但知道黑子心思的黃瀨當然不可能那麼輕易就放過他。

「假如小黑子不願意叫『主人』的話,那改叫『最親愛的……』」

話未說完就被黑子黑著臉蛋打斷。「請問有什麼事呢?『主人君』。」他才不要叫黃瀨什麼親愛的,噁心。

「為什麼後面還要加『君』啊?」失望的垮下帥氣的臉蛋,不滿地看著眼前明顯表態這是他最大讓步的極限。算了,反正還有一個禮拜的時間可以慢慢耗。這麼想著的黃瀨決定問他目前最在意的問題:

「小黑子怎麼那麼慢才來?」

「我在晨練。」

「可是這個時間早應該訓練完了。」指著時鐘,今天以前黑子可是一個半小時前就會訓練完畢然後開始做其他事情。想著是不是因為黑子覺得彆扭而故意拖時間不來面對自己,可是想想黑子又不像是這種人。

「還不是因為……這套衣服的關係。」黑子陰鬱著臉回答黃瀨。

他現在穿的不是平常他所穿得輕便衣服,而是會限制他活動、礙手礙腳且根本是屬於「女性」才會穿著的衣服──女僕裝。

黑白相間的衣服,蓬鬆且長及腳裸的裙擺和頭上有著相同色系的蕾絲布條,完全是大戶人家裏頭的女性僕人會穿的服飾。明明是男人卻穿上了屬於女性的衣服,這讓黑子有了想死的心情。

真是後悔。早知道就不要答應這個奸詐狐狸的打賭了。在死之前先把這個人殺掉好了,然後殺了他在自殺,怎麼樣也要拖個替死鬼。

「小黑子的臉好可怕啊。感覺要殺人一樣。」口氣充滿了害怕,可臉上的笑容和接近自己的模樣根本就是說明著他不害怕。修長的手指摸上自己的臉,說:「明明就那麼可愛。」

「請不要對一個男人說可愛。」二十七歲的男人哪有可愛可言。退一步想避開黃瀨摸著自己的手,卻被人圈住了腰際。

「可是小黑子比女孩子還要可愛啊。」摸上因被束帶而束緊的腰部,在這之前黃瀨就沒少吃過黑子的豆腐,早知道黑子的身材有多麼的纖細,現在又穿上有腰身的衣服後,才發現這個人實在是太瘦了。

「小黑子真的好瘦喔,有沒有好好吃飯啊?」

「你不是每天都跟我一起吃飯嗎?」忍住想打飛黃瀨的念頭,黑子手摸上那黃瀨的手想制止,卻被人反手用大掌所包覆住。

「對吼。」像似真的剛才才發現的表情,黃瀨笑著說:「那中午叫賽巴斯多家點菜吧?」

「那些菜就請黃瀨君自己吃掉。」

「又是『黃瀨君』,小黑子怎麼一直說錯,說錯要逞罰的喔。」偷捏了下黑子的腰際,惹的黑子顫抖了下身子,然後黃瀨沒意外的得到了黑子的狠瞪一枚。

雖然對他來說沒什麼效果。

將人推到牆邊,利用自己較高大的身子把黑子困在自己與牆壁中間,想著要是自己對女性們這麼做的話一定會讓她們臉紅心跳、小鹿亂撞的,而男性被這麼做的話應該就是驚恐、有壓迫,更或者是噁心嫌棄的表情吧?可是眼前的黑子卻還是那張萬年不變的表情,讓他不禁思考是不是自己以前做太多這種事情使黑子早已免疫毫無感覺了,又或者是黑子本身這個人就很淡漠的關係呢?

「這樣好像主子再騷擾自家女僕的感覺喔。」黃瀨笑著說。

「黃瀨君能有這種感覺就代表你還有救,請記得別對其他人這麼做。」

「小黑子這是在吃醋嗎?」

「請不要說些不可能的事情。只是黃瀨君做出這種傷風敗俗的事情會對你的名聲有所損壞,老爺和夫人可不會希望看見這種事情。」

「嘖。」不知道是為了什麼而發出不屑的聲音,黃瀨將摸在黑子手上的腰拿開,也退開黑子的身邊。

已經習慣黃瀨喜怒無常的個性,黑子盯著黃瀨看著他下一步想做些什麼。

只見他看著窗外一會後,又將視線轉回自己,原本不開心的神情也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像孩子般的興奮,他蹲了下來,然後將黑子的裙襬往上一掀。

前一秒才告訴他不要做些騷擾的事情,下一秒就做出這種事情,忍不住地,黑子抬起手用力的往那顆金黃色的頭顱敲去。

「痛!」

「就跟黃瀨君說別做這種事情了。」

只見那個被打的人笑嘻嘻地抬起臉,好像找到遺失的寶物一樣。

「小黑子好久沒有打我了!」

「我都不知道黃瀨君是個被虐狂,下次我會跟賽巴斯先生說黃瀨君做錯事的時候可以盡情的處罰。」

「我才不要啊!我只想要被小黑子打!」剛說完這句話,就得到黑子鄙視的眼神。

七年了。七年了啊,這年他可是花盡了心思。

「說到這個,小黑子穿這種鞋子不會不方便嗎?」看著那雙雖然不高,但是有四、五公分的高筒鞋,想起黑子今天是第一天穿,不知道會不會不舒服?

「很不方便。」誠實道出自己的感覺,「走路有點吃力,但是現在差不多快習慣了,至少不會拐到腳。」

「不方便就換雙吧,等等我跟賽巴斯叫人幫你買雙平底鞋吧。」剛說完話的黃瀨立即做出了行動,站起身子,走到桌旁拿起桌上的電話撥出。

「不用了,我……」

「小黑子不用跟我客氣啦。」

才不是跟你客氣呢。黑子將這句話吞回肚裡,看著那個自作主張不聽人說話的人要人幫自己買雙新鞋,還正確無誤地說出自己的鞋號。

這時,黑子才想起來,穿在自己身上的衣服也是合身的讓人匪夷所思,明明就沒有請人來幫他測量尺寸的,不是嗎?下意識的拉了拉裙擺,剛好被轉過身子的黃瀨看見。

「那裙襬真的太長了啦……這麼長很限制行動吧?」

「是挺限制的。」

「那麼……」

「但總比一跑動就會穿幫的裙子還要來的好很多。」打斷黃瀨的話,雖然不清楚黃瀨到底要講些什麼,但一定是什麼不正經的話。

在這件裙擺過長的衣裙之前是短到不行的、只要彎腰就可以看見底褲的超級短裙。在黑子打死不妥協之下才換成這件超級長裙。明明跟黃瀨要求的是要長一點,至少到膝蓋以下的裙子就好,但拿到手的卻是這種衣襬常到腳裸處的裙子。拿到的當下就知道黃瀨在跟自己耍脾氣,一定是那個小心眼的人想著「既然小黑子要那麼長,那就長到底好了!」的賭氣想法。

但這對黑子來說沒什麼不好,除了有點限制行動這點外。

這棟屋子可不是只有黃瀨、賽巴斯和自己而已,還有其他的僕人會在屋裡走動,被人看到他穿著女裝已經夠丟臉了,要是被人看到自己的底褲那不是更丟臉到家?這樣真的會讓他在眾人面前抬不起頭。

況且,要是自己真的毫無感覺的穿上這套衣服,也只有一個人會後悔。

「可是,這麼長的裙襬就看不到小黑子的美腿了……」

青筋冒出,伸手出拳,一個爆栗,轉身離去。一氣呵成的動作讓人來不及反應。

見黑子毫不留情地離去,吃痛而蹲下的黃瀨卻勾起笑容,然後意義不明的低聲喊了他的名字──

「小黑子……」







2014/3/31 TBC.



原本有想說要讓笠松學長來做賽巴斯這個工作的
可是後來想想就算了......我怕我把前輩的個性崩壞XDDDDDD(靠


刻意在四月一號這天發出
總之大家愚人節快樂(沙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