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795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赤黑-比賽途中(H)

※因為亞維洛大大畫的短篇而借梗衍生而出的 已經得到許可才放上的 ㄉㄉ是好人!!!
這裡傳送→亞維洛ㄉㄉ的赤黑

※只是因為覺得想看中間的工口所以打的(##
※短H





在他人眼中,他是時常被忽略的人,嬌小而沒有存在感。有時連自己也會不小心的遺忘了他,但也只限於球場上。

就像現在,原本還緊貼著自己手掌的球被他人從旁給擊出,使它與自己所想的方向彎了九十度的傳送到敵對的手中。

一抹淺藍色的身影無聲無息地出現在自己的眼前。

「很好!」接到球著人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做得好!黑子!」在一旁觀看的觀眾們忍不住也發出了興奮的叫喊。

黑子馬上轉身跑離,然後又消失在自己的眼前。

……啊啊,雖然是自己所一手調教出來的得意門生,可是自己所教出來的學生卻這樣回報給他,真的是有點不愉快。

他跑動起來,一個伸手截斷了不高招的傳球,讓控制權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手觸摸著球的粗糙面,拍打著地面的聲音刺激著所有球員。轉個身,視線裡又晃進了方才的淺藍。將球傳到另手,稍微側個身,黑子擦過自己,隨著主人的奔跑而凌亂的髮,光滑的額頭上還有著幾顆閃亮的汗珠,因動作過大而從衣服領子處微露出的漂亮鎖骨也這麼晃進了自己的視野。

恍神的結果就是又被人搶走了球。

嘖。在心裡責備了自己,要自己專心點,不可以因為他而亂了心神,看著那跑走的淺色背影,澱了澱被人擾亂的心,赤司又跑動起來。被截斷了兩次,那等等就又雙倍的方式討回來吧。

 

趁著大家沒有注意的時候,黑子被人拖拉到離球場有段距離的樹林後方,還來不及反應就被人吻住了唇,驚訝著赤司的反應,他開始閃躲著親吻自己的人,他出聲阻止著這個過於急躁的人。

「等等、赤司君、別在這……」

「不會被人發現的。」能說出這種狂妄的保證也只有這個人會做的事情了。要是其他人這麼說的話自己絕對十成只會反駁,但是,他可是他啊,自己就這麼容易相信了,自己這麼容易就相信也讓人覺得無藥可救了吧。

「而且,哲也你分明……是故意的吧。」

被發現了!意識到自己的意圖就被人這麼直接地戳破後黑子脹紅了雙頰,藍色的眸子裡添了許多的慌亂。

「所以哲也只要乖乖的被我吃掉就好了喔。」

手伸進了褲子裡搓揉著圓潤的臀部,順著臀部的線條往下摸去,撫摸旁邊接近於大腿根部的滑嫩細緻,赤司滿意的感受到有東西抬起然後碰到與自己也同樣舉起的慾望。

「嗯、嗯啊……」

被手指侵入的後穴緊縮著,兩根手指在體內按壓的感覺讓黑子剛才釋放過的性器又抬起了頭,藉著自己和赤司的精液在潤滑的後穴一縮一縮的,將赤司的修長手指又吞得更深,像是在討取著更多。

對於跟赤司做愛這件事情黑子並不是很排斥,應該說是喜歡,畢竟是和喜歡的人做這種親密的事情,更是讓黑子的接受度更高。

被退去的褲子和內褲掛在腳裸處,黑子雙手抓摸著高大的樹木,從樹葉間隙間灑下的陽光落在兩人的身上,有時還會有陣陣的微風吹拂過兩人,強烈的提醒著自己正和赤司在野外做愛這件事情。

「要小聲點唷,哲也。不然會被聽見的。」赤司壞心的說,然後親吻著被汗珠灑滿的背部,伸出舌頭嚐著那味道,鹹鹹的,但吞入喉裡後有點甜,屬於黑子哲也的甜味。

「是赤司君說不會發現我才答應在這邊……」性急的傢伙,黑子原本計劃是跟友人們打完友誼賽,回去之後才跟赤司做些親密的事情,可赤司說甚麼都忍不住,所以自己只好妥協在這種隨時隨地會被人發現的場合下跟他……

「我是說過沒錯啊,但前提是哲也必須要小聲點。」

這個惡魔……

將自己的性器對準被自己擴張過的肉穴,頭部的地方被不停收縮的感覺給撩動神經,故意的在黑子非常敏感的耳邊輕聲說了聲「進去囉」,做了不算提醒的提醒,說話的同時就進入到他的身體裡。來不及忍住的呻吟就從口洩漏而出。

「這樣子太大聲會被發現的。」

「……還不是赤司君故意的。」忍住從脊椎根部傳上來的快感,黑子咬牙切齒地轉過頭對惡人先告惡狀的人瞪去一眼,看在赤司眼裡就是誘惑。應該說是,現在黑子做的一舉一動對他都是誘惑。

誰叫這人總是愛挑撥人的神經呢?

動起自己的腰部進出著那迷人的緊緻,裏頭的熱度讓赤司的體溫上升了許多,摩擦的越多次,就更加的燥熱。聽著黑子發出深怕被人發現的悶哼聲,赤司就更想要逼迫黑子叫出那忍不住地呻吟,進出的速度讓緊貼在樹皮上的雙手印出了紅印。因快感無法承受住而彎曲的膝蓋也微微彎曲著,前端的慾望也被自己的強烈的抽插逼出了液體,然後沒有藉由任何的觸摸就得到高潮。在深色的樹木上留下刺眼的白。

「哈啊……」在眼前閃過白光,黑子最終忍不住的叫喊出聲。

「那麼快?該不會是都沒自己做吧?」戲謔的摸著發洩過後軟去的稚嫩。

「……嗯啊、赤司君、」這個壞心的傢伙,明明是他限制自己不准自己做的啊,現在還來調侃自己都不自己解決,真是好意思。決定為自己爭口氣的他,緊縮住後穴,感受到後頭的人明顯抖了下像是要被繳械而出的前一刻。真可惜,差一點。

被黑子這麼一刺激,赤司陰沉地問著:「……誰這樣教你了?」接著更毫不留情地加快速度。

最終,在黑子又一次的故意緊縮後,被逼迫射出。

「到底是誰教你的啊?」

倒坐在赤司身上的黑子這麼說:「……赤司君。」

「我什麼時候教你這種事情了?」莫名其妙的,赤司疑惑的挑起眉。

大口的喘著氣,黑子氣喘吁吁的。這種事情果然比打籃球還要更費力啊。「不要以為只有赤司君在這方面會進步。」黏黏的真不舒服。

聽出黑子字句裡的驕傲,赤司在黑子看不見的地方勾起了玩味的笑容。

「那麼,再讓我看看哲也的進步,如何呢?」他可是還沒有把之前的帳算清。

「什、」驚嚇般的回過頭,「請別這麼做!」

「可以啊。」那麼容易就妥協的模樣讓黑子不禁愣了下,然後感覺到有種不好的預感。如此想著的他,惡魔般的話語在耳邊響起:「不要現在,那麼,回家再說。」

黑子只覺得剛剛那麼狂妄的對赤司說話真的是做錯了。但是現在要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fin.



再次謝謝亞維洛ㄉㄉ的分享(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