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79918

    累積人氣

  • 3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赤黑-白色情人節(H)




 

「說到情人節……果然就是要做愛,對吧?」

決定無視於某人的不算大聲也不算小聲的碎念,決定繼續將手中的工作做完。

「巧克力什麼的已經不稀奇了,所以我們還是來做點有意義的事情吧,哲也。」赤金色的眼瞳望著廚房那道忙碌的纖細背影,嘴角勾起笑容。

明顯拉高了語調,分明就是要讓自己聽清楚,況且赤司還叫了自己的名字,要裝作沒聽見實在很難。

他只好微微側過身子,有些不滿的回:「是赤司君說今天是情人節,所以我才做巧克力的呢。」攪拌著鍋內濃稠的巧克力醬,黑子望著那個出爾反爾的人。

前幾個小時還在哀怨的表示自己沒有做巧克力給他表達愛意,出自無奈只好出去買了材料,方才才開始做起巧克力的他現下又聽見那位總是自我中心的人說了表明要他別做巧克力,叫他去陪他『做』其他的事……說要不怒也挺難的。

「我現在後悔啦。」

「有沒有人告訴赤司君這樣很過分呢?」

「嘛,是沒有啦,不過哲也是第一個唷。」帥氣的臉龐勾起邪魅的微笑,絲毫不在意黑子口中的微怒。

撇過頭,不去看赤司那副根本犯規的笑容,黑子決定不管怎樣就是要做好巧克力然後讓赤司打消那令人害羞的念頭。

不過,要是赤司那麼容易被打發,那就不是赤司了。

見自家戀人採「我什麼都沒聽見」的樣子,赤司怎麼可能會讓他就這麼安靜下去?

他悄悄的起了身,不快不慢的無聲走到黑子的身後,伸出手將人圈住往後拖拉抱個滿懷,接著讓那人的驚呼聲吞入他的口中。

過長的吻使得來不及反應的他肺部裡的空氣被強勢的那個人全數吞吸走,推拒著他的肩部要他適可而止才得到了解放,可以正常呼吸的他這才好好的呼吸新鮮空氣讓自己的肺部重新充滿。

「……請別在廚房做這種事情。」他火都還沒關啊。

「我也這麼覺得。」贊同著黑子的話語,然後在他一臉錯愕的表情下他一手關掉了瓦斯,下秒就拉著黑子進入房間。

發現已經阻止不了赤司這些舉動,黑子認命地被赤司推倒在昨天才剛換洗好的床上。「難道赤司君就不能一天別發情嘛?」

「難道哲也不知道一句話嗎?」接受到黑子不滿卻明顯妥協的語調,赤司心情極好的問著:「情人間的做愛可以表現出兩人間的相愛程度。」

「……我怎麼聽起來像是赤司君在胡扯?」

「那是因為哲也沒聽過所以才這樣子覺得。」滿意的吻在額頭,他將黑子的衣服下襬由下往上而拉,拉開的那一瞬間看見黑子緊皺了眉頭的可愛舉動,他親吻了他的眼皮、緊皺的眉,接著在他有些害羞的注目下吻上了他的唇,彼此的舌交纏、纏綿,交換著彼此的唾液。

因為這次是有所預備的,黑子很快地就跟上赤司的步調,習慣接吻的兩人很快就能配合於對方的動作,也知道對方喜歡怎麼樣的親吻方式而做出舉動,讓這個吻又長、又黏膩。在這個當中,兩人也呈現了光裸的樣子。

白皙的肌膚上有著昨天的歡愛痕跡,有深有淺,深色的是昨日所印下的,每天每天他都會為了不讓它消失而在添上新的,有時印在別處,有時印在上頭。

望著黑子紅潤的表情和氤氳的雙眼,又在黑子的嘴上啄了幾口。

「還好明天是星期六,哲也就不用擔心下不了床了。」

「雖然明天是星期六,但我還是希望赤司君可以適可而止。」明白赤司待會要做些什麼事情的他,當然不可能放任他做一些過頭的事情。要是讓赤司這麼不知節制地做下去他明天真的就要在床上度過半天了。

「哲也總是說些沒情調的話啊。」一手摸上勃起的稚嫩開始搓揉。「應該說些什麼:『就請赤司君好好的疼愛我吧』才符合剛剛的氣氛。」

「赤司君真會想些美夢呢。」不甘示弱的頂回去,而隨著赤司的動作原本就燥熱的身體溫度又往上升了許多,情動的樣子使白皙的肌膚上添上了漂亮的粉紅色,看在赤司的眼裡又增加了些暗。

得到快感的聲音和摩擦的聲音在赤司耳裡是最棒的催情劑。看著那張平淡無波的臉上漸漸因快感而產生愉快的表情,那雙清澈乾淨的藍眸裡因著自己的動作而失焦,赤司就有成就感。

這麼美的樣子,只有他看到。

將吻落在他身體的每一處,將昨日印下稍微淡了些的痕跡又再加深,使它們又更加豔紅了許多,如同宣示一邊,炫耀著戰利品一樣。

稍微退開,赤司直起身子下了床就往外頭走去。奇怪赤司的舉動,黑子也撐起身子坐在床上等著他。

很快的赤司回到了房間,雖然家裡除了他們兩個以外沒有其他人,就算這樣子一個人會光裸著全身在家裡隨意走動嗎?除了這位大大以外黑子心裡想沒其他人了。

瞥到赤司手上拿的著的東西,黑子有點驚訝地瞪大雙眼,「赤司君……你拿那個要做什麼?」望著那瓶明顯是前幾個小時跟赤司出去採購時某人一直吵著要買的巧克力醬。

「嗯?當然是要做些特別的事情啊。」笑的善良無害。

轉開未開封的瓶子,赤司用手指挖了少許的醬放入嘴裡,滿意的笑了笑,一腳跨上了床,微燙的昂物還擦過了黑子的小腿。

「該不會赤司君想要將我當吐司了吧?」稍早這個人還說要當明天早上要塗抹在吐司上的,現下卻要塗在自己身上了嗎?

「不是當吐司,是當巧克力唷。」毫不遲疑的挖起一大塊的巧克力醬,然後就是往他的身上一抹,因為是放在室溫下的關係,接觸到自己較高的體溫時使黑子抖了下。看見黑子這麼可愛的反應,赤司滿意極了。

還有些剩餘的醬料留在手上,赤司往黑子的嘴唇抹去,接著將它含入口中。滿意地品嘗起屬於黑子的味道以及夾雜著甜膩過人的巧克力。

「巧克力……我剛才不是已經在做了嗎?」兩人的唇分開後黑子這麼問,挖了一小塊的醬報復性的往赤司臉上塗去。「惡作劇什麼的、又不是孩子了。」

對於黑子的舉動稍微愣了下,他低下頭就是往方才將巧克力醬塗抹的胸口舔去。來回舔舐著的感覺讓黑子很害羞,不是之前的充滿色情的親吻方式,而是被小貓舔舐過的搔癢感。

「赤司君……很癢的。」

把黑子胸口上的巧克力部分吃完後,他又挖了些許塗抹在他的乳頭和腹部,最後還故意的往已經抬頭的性器摸去,讓上頭也沾了一些深色。

「這麼玩食物是會有報應的唷。」面色潮紅地看著完全不理會自己說話的傢伙奮力地舔食著自己身上的甜食,接著發現自己更加的興奮。

不會忽略黑子的反應,赤司很好心的握住了他的興奮,藉著前頭分泌出來的液體以及剛才「不小心」沾到上頭的巧克力醬,他溫柔地上下搓揉起,讓後讓黑子順利地達到高潮。然後面不改色的將手上的精液全數吞下。

屈著雙腳無力的踏在赤司的大腿上,任由赤司心情愉快地將巧克力醬從腳趾一直延伸到大腿內側,最後挖了一大塊醬的在自己的悶哼聲下直接往他最隱密的穴口塞進。

「好怪……」皺起眉頭,黑子有些不喜歡,雖然已經習慣赤司急躁又粗魯的動作下拿著潤滑劑幫自己潤滑,可認知到塞進自己體內的是可以用來實用的巧克力後,自己就有點無法接受了。

「赤司君……」

「忍著點,嗯?」如雪般白皙的身軀上有著自己留下的紅印加上深色的醬料,看進眼裡根本就是美食當前,有點懊悔剛剛做了那麼多無聊的前戲害他無法馬上地進入黑子的身體裡,早在親吻著黑子時已經硬的發燙的昂物還未得到紓解,只好一邊幫黑子擴張,請他幫自己緩解了。

「都我自己在嘗這好吃的巧克力,哲也應該會覺得不滿吧。」將黑子拉起,他笑了下,在黑子錯愕地瞪大雙眼下將自己的性器塗滿了巧克力,誘惑又夾帶著命令說:「剛剛我幫哲也,這次輪你了。」

紅了雙頰,黑子被赤司用的口乾舌燥,雖然覺得很羞恥,但還是乖巧的用手握住滾燙的性器,張開口,吞下。

口中有著巧克力的味道和怎麼樣也忽略不了屬於赤司的男性氣息,以及腥羶的味道。努力的吞噬著那昂大的熾熱,黑子用舌頭滑過被巧克力醬所塗抹的性器,一點一點吸允著,將上頭的性器努力地舔舐乾淨,不忘還要一邊搓著自己含不下的柱身,讓赤司可以完全的感受到快感。

煽情的、魅惑的、妖豔的模樣,全部都被赤司仔細的看著。

看著黑子將一半的醬料吃完後,要黑子將臀部朝向自己接著繼續方才的動作,赤司又伸手將瓶子拿過,挖了許多,又是往黑子已被沾滿巧克力醬的穴口塞進,冷不防地就聽見黑子一個輕喘。

藉著巧克力將手指推入更裡面,轉動著手指,細細地將醬塗抹在內壁裡,一邊按摩著裡面的緊緻,隨著手指的按壓慢慢地使裡頭放鬆了許多,覺得擴張的差不多後,赤司伸出舌頭把外頭多餘的巧克力舔了舔,故意的在外頭吸允著,讓前端再一次分泌著液體,滴落在床單上。

黑子嗚嗚嗯嗯的叫了幾聲後,索性放開明顯沒有消退反而又更誇張的熱物,轉過頭抱怨地向赤司說:「赤司君……不要再這樣了。」

「怎麼會轉過頭來抱怨我呢?是哲也不夠認真。」舔了舔嘴角,他壞心的說著令黑子無奈的話語。低下頭故意咬了下靠近中央的嫩肉讓黑子發出偏調的呻吟。

被赤司這麼一鬧,不服氣的黑子帶著報復心態的更加努力的吞吐口中的硬物,想著在赤司忍不住前先讓他射一遍。這樣子至少可以讓赤司先滿足一次,等會赤司就不會過於誇張的要他,讓明天下不了床這點成真。

用著之前赤司所教的方式逗弄著手中的熱物,試圖在最短的時間讓赤司解放,可他實在無法專心,要忍住赤司從後頭給予的快感,兩隻手還不安分的撫摸著他的大腿,像是知道他的心思一樣,然後要從中破壞。

好不容易才將赤司繳械而出,黑子只覺得嘴巴的肌肉很酸,正想轉過頭朝赤司露出勝利的微笑,下秒地就被人壓到在床上,等頭部的暈眩好多後他抬眼看像壓在身上的人。

「……赤司君?」

「我們都滿足了一次,那現在應該做正事了?」拉起黑子的腿,舔著上頭還殘留的巧克力醬,斜著眼看像黑子,這一瞬的黑子竟然覺得赤司邪魅的令人心動。

他更加的使力,讓黑子拉得更近、更靠近他,然後唇與唇接合,一個悶聲後,兩人的身體也接合在一起。巧克力的滑膩感讓他很容易就進入,彼此貼合,黑子稍喘後,才將全數進入黑子體內的炙熱退出了一些。

「原來巧克力也挺棒的,你說對吧,哲也?」故意挺進。

被赤司刺激著內壁,讓黑子忍不住發出了如同巧克力般的甜膩呻吟聲,忍不住而發出的聲音是最棒的催情劑,讓人想聽得更多。

退出了許多,讓傘狀的部分露在外頭後,一股作氣的長驅而入,刺進身體的深處,接著就是快速又深入的抽插,撞擊肉體的聲音不間斷,嬌媚的淫叫聲也不停地刺激著赤司的耳膜。

挺進,拔出,更深入。

一下一下的都摩擦著軟嫩的內壁,重重的進入彷彿要將人撕裂一樣,一會快而激烈,一會又慢而深入,惹的身下人兒的高亢呻吟不間斷,說明著主人的情不自禁。

圈住了他的頸,像是被丟入海中快要溺斃的人抓住了可以求生的浮木,不停地大口喘著氣;圈住了他的腰,擺動著自己的腰,讓自己可以更貼近給予他快感的人,讓他能夠完完全全的進入自己。

「征君、征君……」喚著最親密的稱呼,被逼上絕境的他彷彿只能這樣才能分散一些這些過多的快感,讓他不會那麼的不知所措。

「我在這唷,我在這。」吻著那張不斷呼喚自己的可愛粉唇,赤司的汗滴落在黑子的身上,然後與他的汗滴結合在一起。

在激烈的擺動下兩人都各自得到了高潮,接著又轉換了姿勢再度沉浸在歡愛之中。

又抹了些巧克力在自己的性器上,黑子撐開了自己的穴口緩緩地坐在上頭,舒服的呻吟再整根吞入後發出。擺動著自己的腰部,上下晃動著,這次由自己先主動讓兩人都可以得到快感。但最後的主導權都還是會落在那位紅髮帝王身上。

不停地不停的,就是要讓兩人都屬於對方,將自己的身上某一處與交融,合為一體。在這短暫的夜裡。

 



黑子是被暖暖的陽光喚醒的,看著窗外一片明亮,忍著全身痠痛他抬起手拿放在床頭櫃上的手機,打開了螢幕,十二點三十分。黑子往床上一倒,懊惱地想著結果又是在床上度過半天。

像是算好似的,赤司打開了門,手上還拿著熱騰騰的早餐,他放在床旁桌後做在床緣摸了摸那頭像是大戰過後的水藍色毛球。雖然說昨夜真的大戰了一整晚。

「為什麼赤司君還是比我早起啊。」雖然自己也付出了身體,但這人也付出了勞力吧!怎麼沒有跟他一樣睡到半天?

「因為怕你早上會餓,所以先起來幫你做早餐了。」嘴角劃出一抹溫柔到膩死人的微笑,要不是現在還在抱怨昨天運動過度而造成身體痠痛著緣故,黑子一定又會因這笑容而被騙。

「我好累。」

「我知道。」

「赤司君要做完今天的家事。」

「我已經做一半了。」

「還要帶二號出去散步。」

「在哲也睡覺的中間已經出去囉。」

「……赤司君要洗床單。」

「已經拿去換洗了,而且我也幫你稍微清理過。」看著黑子驚訝地看向身下的床,才意識到真的已經被換過了。赤司很喜歡黑子有時流露出的可愛表情。像現在,彷彿想不出要怎麼「處罰」自己的模樣,也很可愛。

「……那麼,」緊皺著眉頭,黑子又說:「赤司君……要喂我吃早餐。」

「那有什麼問題?」他可是很樂意的。




fin.



黑子巧克力,巧克力黑子,好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