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79571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青黑-哲,再射一次(H)

※黑子籃球衍生
※青峰 x 黑子
※H有
※動畫46看到青峰對著黑子說「再射一次」,就開始想東想西了XD
※純粹只是想上黑子而已,所以很短,沒有什麼內容(被拖走


 

「哲,再射一次。」

「青峰君……」黑子抬起渙散的眼,面色潮紅的看著說著完全不體貼話語的青峰。明明……已經知道自己沒體力了還這樣子的要求自己,原本想說自從那次比賽後稍微的體貼了,但還是這樣子的霸道、愛強迫人。

「再射一次,這些不夠你潤滑。」啃咬上白皙的頸肩,青峰口齒不清的說著。手摩擦著通紅的性器,讓剛剛發洩過一次的性徵再次的抬起頭來。

已經許久沒做性事和自己解決的黑子,被青峰這麼個一挑撥,又逐漸變硬。

「哈啊……青峰君……」從以前到現在,早已熟知要怎麼讓黑子得到快感的青峰很快的就感覺到黑子緊抓住他衣服的手突然增加了力氣,然後手上是他想要的濕潤。

按壓著球狀物體的下方,一點一點的往下,他輕柔的按壓穴口的周圍,想藉此讓黑子可以更快的放鬆。用著剛剛自己解放出來的體夜,青峰探入了第一根手指,雖然對於再次侵入自己的身體感到奇怪,但溫柔的動作讓黑子感覺不到痛。

好吧……與以前比起來,真的比較溫柔了。黑子忍住呻吟,看著對待自己如此小心翼翼的人如此想。

記得第一次的時候,因為彼此都不熟悉性事,對此都生嫩的兩人做起來雖然他沒說,但是他真的覺得沒有很愉快。

他第一次的時候得到的痛覺比快感來的多。

而之後的則是因為在一起時間過少、某個人忍不住、時間緊迫所以要速戰速決,所以讓他覺得舒服又溫柔的性事其實少之又少。在國中的三年時,兩人的感情又急速下降,相對於之後的性事都不好過。

他知道這個人的其實是很溫柔的。

「嗯啊……」舒服的聲音從口而出。

「哲……」

低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這個聲音是他熟悉的。是青峰想要進入時會的舉動,那是在提醒自己。

他舉起手,摸向他黝黑的臉,在他抿著的唇親了一下,表示允許。

進入後,他緩緩地推動著,將近一年沒有被人進入過的後頭好像第一次時的感覺,又緊,又熱。動起來還有點受限制。

緩緩的動著,感受著黑子的每一個動作和表情,他從表情得知黑子並不是那麼痛苦,但是快感還是稍嫌少了點。他向上摩擦著,想要碰觸到黑子可以感受到快感的那個點。

大掌摸上又抬起的稚嫩,撫摸著男性最容易得到快感的地方。

黑子感受著青峰給予的雙重刺激,在他的帶領下,原本還夾帶痛處的喘吟轉成壓抑不住快感的興奮媚吟。

很滿意黑子的聲音有了轉變,青峰加快了腰部的動作和衝撞的力量,讓壓抑的聲音從那張緊閉的嘴流出。

黑子小小的呻吟聲衝擊著青峰的耳膜,他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要在聽到更多、更多。他抬高黑子的腿,讓自己更加的挺入,一下、一下,都是包含著重重的侵入。像是要把自己的性器推入黑子的身體裡,好好的感受他所給予的溫暖。

裏頭的緊緻感是從以前就使他瘋狂的地方,方才顧及著黑子已經許久沒有性愛的關係而讓自己緊繃著沒法放鬆,現在他無法想那麼多,只想好好的侵占這個人的身體,讓這副美麗的軀體留下屬於自己的記號。

「叫出來,哲。」

啃咬著他的肩頸、鎖骨、胸膛、腹部,處處留下屬於他的緋紅齒痕,使白皙如雪的肌膚上開下了許多讓人遐想的美麗花朵。

黑子也不甘示弱地抬起自己的腳圈住了他的腰部,伸出手把青峰拉往自己的方向,咬上他的喉結,讓他發出低低的吃痛呻吟。

在那麼多的地方留下痕跡,黑子有點惱怒,明知道他之後還要出賽卻還是留下那麼多的痕跡,雖然青峰還是有小心翼翼的留在被衣服遮蔽的地方,可是要是在球場上奔跑,隨著自己的動作,還是有會被發現的可能。

「會痛的啊……」

雖然被咬痛了,但青峰還是沒有停下他的舉動,反而更勝。

「夠了,你以為那些人看不出來這是什麼嗎?」忍著喘息,黑子伸手拍著青峰要他節制點。

「就說是蚊蟲咬的就好了啊。」滿不在乎的,青峰想了個最扯的謊言。

臉部有些抽蓄,黑子冷冷地道:「原來青峰君把自己當成是蟲子了嗎?」

才沒有呢。

青峰的嘴貼在自己耳邊,他反駁他,黑子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青峰在說這句話時……有些愉悅地笑著。

而這樣子的舉動,讓他的心也稍稍的被撩撥了。

原本只是單純的教學,到最後怎麼變味了?

不願多想,黑子閉上眼感受著青峰給予的溫柔性愛。這次,他順從他的願望,把一直壓抑住的聲音,釋放出來。也叫出,他之前在擁抱時,最常稱呼他的名字──

「──大輝、君……」



fin.

總覺得被我寫得好像最後一次做愛一樣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