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1443

    累積人氣

  • 1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青黑-0110





 

青峰是個冒險者,他不喜歡和其他的冒險者一起行動,覺得有其他的夥伴很礙事,早已習慣獨自一人的他也不覺得孤單,甚至覺得這樣還比較自由,不必聽取別人的意見,想做什麼就坐什麼,自由的很。

拿著剛從公會拿到的金幣,青峰心情愉快的走向酒店想要好好放鬆一下,順便挑選下個任務。

除了冒險者公會外,酒店的任務也都挺不錯的。

迅速決定好的青峰馬上走往熱鬧的酒店,跟老闆點了些好吃的餐點,點了幾瓶好酒,心裡想著自己一個人也好,根本不用評分錢給其他人,獨自擁有一切多好啊!

吃飽喝足後,連看都沒看,直接在公佈欄隨意的挑了一個A級的任務,就住在了酒店休息了一晚。

到了夜晚,才開始看起今天拿到的任務內容,躺在床上看著單子上任務的青峰,嘴裡喃喃的念著:「嗯……解決人口販子?看起來挺簡單的!」

決定明天早一點起來的青峰,把單子放進隨身背包裡,翻了個身子,就沉沉的睡去了。

付好了錢,青峰很快的就啟程。

「我看看……往東邊的森林走嗎?」

確立目標後,青峰一邊走一邊欣賞的風景,完全沒有要去做任務的樣子,反而像是一個人去遠足一般的悠閒自在。雖然漫不經心又悠哉的樣子,但以青峰的速度,一般人要花上五天的路程,他只花了三天的路程就踏入了東邊的森林邊界。

由於是正中午,太陽顯得很刺人,讓青峰決定先到附近打個烈來填飽肚子,休憩一下,在往更裡面走去。

眼尖的他,很快地發現這附近不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樹叢有人。

踏著安靜的腳步,想來個突襲的青峰,緩緩地用劍撥開了樹葉,確定真的有人一堆破綻的躺在那邊,他跳了出去想給他一個威脅──映入深色眸裡的,是如今天的天空一樣藍的顏色。

他不由得的愣住了。

傻楞楞的看著那人的背對著他,身軀一起一伏的表示那人睡得異常安穩,淺色的髮隨著風吹而擺動,絲毫沒有任何戒心的躺在那讓青峰放下了他手中的劍,小心翼翼的走過去。

一個人在這邊完全沒有防備的這樣子可是很危險的啊,這麼想著的青峰靠近了他,想把他叫醒叫他離開這個有人口販子駐留的地方。

還未說出一個字,手才剛碰上少年的細小肩頭,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包圍其身,冷風圍繞在自己的身旁,正想抬起劍揮去,下一秒的,寒冷的風散去了,而自己也無法動彈了。

他被冰藍色的冰給固定住,唯一能動的只剩頭了。

一瞬間的事情,讓反應力極快的他也無法做出任何反應。

而剛剛還沉睡的少年也被這個巨大的動靜驚醒了過來,彈跳起來的身軀往後退去,警戒的看著被自己魔法所冰柱的人。

「到底是怎樣啊?喂喂喂、快放開我啊!」不願被人限制住動作的青峰想扭動自己的身體,卻發現連動都不能動,開始對著那個明顯是用了魔法的水色少年大喊。

「……請問你是誰?」少年特有溫潤嗓音禮地問著,眼裡有著放不下的警戒。

「我是青峰大輝!你才是誰?我只是要叫醒你而已你幹嘛要把我冰起來啊!」

「可以問一下嗎?為什麼你剛剛要碰我呢?」沒有要放開青峰的意思,少年問著。

被少年這麼一問,青峰更加火大:「我看你睡在那邊怕你著涼所以想叫你起床!不行嗎!」

「沒這回事,我只是……」頓住了話語,少年一揮手,把禁錮住青峰的冰魔法給撤掉,讓沒預警的青峰踉蹌了下才站穩。少年又開口:「不好意思,我真的沒有那個意思。」

不滿的撇了撇嘴,想說這個矮小又看起來嬌弱的傢伙居然會那麼強的魔法,看來不是泛泛之輩,雖然他是個好鬥分子,可是也清楚自己肉搏型的跟魔法型的傢伙怎麼打都會划不來。看著垂下頭滿臉愧疚的少年想給他拍拍頭說聲安慰的話,卻想起方才就是碰到少年的身體才被冰凍住的,這讓青峰有了好奇心。

「不礙事。倒是你,告訴我,剛剛那個是什麼魔法?」竟然可以讓自己沒有可以反應之下就被冰凍住。

雖然他說自己與魔法師打架起來很划不來,但是並不代表他不能鬥過一個魔法師……只是後續處理起來很麻煩就是了。天知道他對魔法攻擊的恢復力只有平常的一半。

「……護身冰符。」少年老實的說出,看著這個上一秒還在暴怒的傢伙,現在卻好言的跟著他討論起剛剛冰住自己的魔法。看到青峰一臉茫然的樣子,他又道:「一種保護自身的魔法,可以讓碰觸自己的人被冰封住。」

「喔……是這樣啊……」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反正他一生跟魔法無緣,所以懂不懂都無所謂啦!

「總之,你快離開這裡吧!這裡可是有很多壞人的,小心被人抓走了!快進城裡吧!」好心的告訴這個矮自己許多、看起來弱不經風的少年,雖然他實力不弱,可是青峰還是忍不住的警告。

看著青峰瀟灑的轉過身要走入森林裡,少年連忙抓住了他的手腕。覺得少年沒有殺傷力的青峰也任由那隻小了自己一圈的手抓住了自己。

「你……是要進去那森林?」

「是啊!」

「為什麼?」

對少年的問話青峰挑了挑眉,雖然覺得他有點多事和雞婆,可青峰還是如實回答:「去抓人口販子。」

看見少年瘦小的身子震了一下,以為是他害怕了。這是青峰知道少年已經撤去了魔法屏障,他拍拍他的肩膀,正要說出「好啦,快進城吧」的字句時,少年抬起了頭,那雙璃藍色的眸子裡有著堅定,從那張嘴裡說出的話更是讓青峰愣在原地。

「帶我進去。」

……

……

……

「……哈?」

「帶我進去森林。」

「不行。」青峰連想都沒想的拒絕了他。

「為什麼?」

「因為很危險。」

「青峰君一個人進去更危險。」

「帶著你才更危險。」青峰翻了白眼,「你這個樣子剛好是人口販子最想抓去賣的人了,快進城!」

「不要。我要跟你進森林。」

青峰很無力,不知怎麼搞得他發現無法很堅決地拒絕少年,是因為那雙眼太過純淨,還是因為少年的態度太過堅決,讓自己無法忍下心?

他說出心裡話:「你太弱了,進去只會成為我的包袱。」

「……」少年咬了咬牙,無法反駁。若是要講體力的話,他真的是弱爆了沒錯。可是……

見少年一臉倔強的表情,青峰覺得自己的心有點軟了。他問:「喂,你為什麼要進去?」

「要去找人。」

找人?「找什麼人?」

「我哥哥。」

「哥哥?」

深呼口氣,少年說:「我哥哥被人口販子抓走了,我要去救他出來。」

聽見少年的解釋,青峰不以為意的挑眉,「那你在這邊等我就好了啊!相信我,等我五天,我就可以把你哥哥帶出來了。」

「你一個人?」少年轉了轉頭,發現這四周只有他跟這個狂妄的男子,沒有其他人的蹤跡。

「當然!我一個就夠了!」

少年沉默了,像似在想什麼的,青峰見少年不說話就是轉身要走,卻聽見少年特有嗓音說:「我相信你。」

「……什麼?」

「你剛剛說的,五天,帶出我哥哥。」

「喔,那是當然的!等著我的好消息吧!」反正除了他哥哥外,其他人他也會順便救出,然後開開心心的去拿搞賞。青峰對他露齒一笑,邁開了腳步。

「請等一下。」然後又被阻止。

「又怎麼了?」跟這個人已經耗上了大半時間,青峰開始顯得不耐了。

「我也要去。」

「啥?」他轉頭,看著少年拍了拍自己沾染上泥土灰塵的斗篷,走到了青峰的旁邊。

「我相信你,可以在五天救出我哥哥,可是,我也要去。」

「……」他不是說了他過去只會成為累贅嗎?!他是聽不懂人話還是怎樣!

低頭正要罵人,卻看見一雙不屬於人類該有的耳朵,反倒是細長的耳,屬於精靈族該有的耳朵。

是精靈?

剛剛離太遠而且又沒特別注意,所以根本沒注意到少年是精靈族的族人。

原應該屬於北大路的精靈,竟然會離開自己的森林跑來這個不屬自己還充滿人類氣息的地方。就算自己真的對於很多事不明白,可是從小聽到大的故事他還是知道的。精靈高貴而優雅,喜歡親近大自然且愛好和平,雖然不討厭人類,但是也不會輕易地靠近甚至交談。而且,精靈根本不會踏出自己的領地。

「雖然我在體力上真的會給你添麻煩,可是,除了這以外,我不會讓你覺得我是個累贅的。」少年眼眸直直地望著前面的森林,認真的說道,完全沒有注意到青峰怪異的臉色。

「突然想到一件事情,很抱歉,我現在才說。」少年轉過了頭,對上青峰深藍色的眼睛,「我叫黑子哲也,這兩天請多多指教了,青峰君。」

 

 

*

 

 

第一個夜晚。

 

 

「黑子,我問你,你怎麼會在這裡啊?你哥哥怎麼會被抓?」青峰烤著在附近獵到的鹿,讓油脂滴答滴答的掉落在火上,使的火焰更旺。

「……跟哥哥在森林邊緣玩,然後被那群傢伙抓了。」小臉上有著許多的愧疚和自責,要不是自己那麼貪玩,想要到森林邊界看看外面的世界,自己和哥哥也不會被抓。

發現黑子的臉色很難看,青峰把手上的鹿腳遞給了黑子,對於黑子怎麼逃出來的有很大的疑問,可是青峰也不再多問。

默默地接過青峰給的晚餐,黑子沉默了良久,才道:「哥哥幫助我逃出來,可是我不能放哥哥一個人在那邊,所以我想回去救他。」

咬了一口肉,青峰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他們的第一個夜晚,在沉寂的夜晚下度過。

 

 

*

 

 

特別的。

 

 

看著看著,青峰忍不住地喊道:「你真的長的好像洋娃娃唷,白的跟什麼似的!」比五月那傢伙小時候抱在手上的那個娃娃還要漂亮!

「真是謝謝你的稱讚。」

「精靈族都長這樣子嗎?都這麼白、這麼漂亮嗎?」

難得遇到可貴的種族,青峰當然想要好好的挖掘一下秘密,記得五月從小就很喜歡精靈也說想要往北大陸好好的一探究竟,沒想到自己隨便接個任務也可以遇到!真的太幸運了!以後回到家鄉在跟五月那傢伙炫耀!

黑子撇了眼突然興奮異常的青峰,淡漠的道:「差不多吧。」對於美醜他可沒有所謂的定義啊。

「欸欸、你們精靈都那麼冷漠嗎?」青峰嘖嘖道,剛開始被這樣冷漠對待他是不會覺得有什麼差,可是一直這樣子被對待心裡還是有點不爽啊。

「……不是冷漠。是習慣安靜。」

在故鄉,他喜歡靠著大樹,聽著鳥叫聲與蟲鳴聲,然後翻閱著從圖書館借來的古書來看看,而哥哥也會陪伴在自己的身旁,一起享受著大自然所給予的美好。

聽黑子的回答,青峰又問:「你們的森林漂亮嗎?」

「漂亮,很漂亮。」說起自家的森林,黑子難得的露出了淺淺的笑容。讓青峰的心不明顯的開始加速。

見黑子眸裡帶笑地說著自家的森林,青峰也心情愉快的享受著少年難得多話的時刻。

「你聽。」黑子停下腳步,動了動那對漂亮的長耳朵。

青峰也豎起耳聽,聽見了鳥兒開心的聲音,他撇了撇已經閉上眼的黑子,他也停下了腳步在他身旁佇立。雖然還知道自己是必須趕路的才對,可是,難得的放鬆,以及少年這些日子以來露出的第一個笑容和輕鬆的微笑,他頓時覺得那些事情不重要了。

畢竟,通常都是他負責講,他負責聽,如今,反過來了,讓人覺得新奇和特別。

 

 

*

 

 

製冰機。

 

 

「好熱啊……」青峰忍不住的抱怨,頭頂上的太陽實在是太熱太讓人煩躁了。

「喂、別昏死過去啊。」推了推做死的黑子,青峰喊著。

被曬得頭昏眼花的黑子倒在了一旁,裝作沒聽見的躺在樹陰下想藉此消熱。

「哲……你不是冰屬性的精靈嗎?可以製造冰吧?快製造冰出來啊!」曬昏頭的青峰大喊著。

「……請不要強人所難,我不是製冰機,青峰君。」

 

 

*

 

 

年齡。

 

 

「青峰君真是個笨蛋,就說不要一股腦地往前衝了吧。」黑子一邊擦拭著清風臉上、手上和腳上的傷口,一邊面無表情地罵著吃痛的人。「長那麼大沒長腦子嗎?」

這個傢伙怎麼就不聽自己的勸告就一股腦地往前衝去,然後就很剛好的踏到了一個坑洞就這麼跌倒了。

「蛤?你憑什麼罵我笨蛋啊!」被自己看起來還要小上許多歲的黑子這麼罵著,青峰氣得回:「你才是!乳臭未乾的傢伙!不要裝的一副老成樣!」

「乳臭未乾?」聽見青峰這麼罵著自己,黑子微微的笑了開來:「雖然我在我族裡真的還是個孩子,可是在你們人類面前,我可以算是你祖字輩的人了。」把藥草抹上,用紗布纏繞起傷口。

突然想到精靈的歲數跟人類比的話是必須用倍數來算的,可是因為少年的臉蛋不管給誰看去都像是個剛滿十五歲的年輕小夥子,讓青峰誤會也不是他的錯。他沉默了下,問:「……你幾歲?」

「六百一十五歲了。」

「靠……明明就一張十五歲的臉卻是個老頭子嗎……啊痛!你幹嘛打我!」

「青峰君不只是笨蛋,還是個只長肌肉不長腦袋的傢伙。」聲調變得有些冷,黑子確定幫青峰包渣好後,站起了身子直接走向森裡裡面。完全不怕那人因為是傷患而會爬不起來。在這短短的兩天裡他已經知道那個人的身體有多強悍了。

「欸、喂!哲!等等我啦!」

其實黑子沒有說,以他現在的年齡在他的族群裡,真的只是個十五歲的小毛頭而已。

 

 

*

 

 

悸動。

 

 

退下衣服的瘦弱身軀在柔和的陽光下照射的透白,屬於少年特有的青澀身體有著特別的美麗與禁忌感,水珠在白皙的身體上點出了些許亮光,有些隨著重量而往下滑去,滑到了胸前,以及沒有任何贅肉的腹部,最後消失在湖面。他微微的低著頭,側著臉,彷彿眨下眼站在湖中的人兒就會消失不見,如同幻影一般。

佇立在一旁的青峰不敢動作,深怕一個動作就會嚇跑湖中的人兒。

……雖然他知道不可能。

湖中的人兒緩緩地抬起了頭,眼睛對上眼睛。

他感覺到他的心在打鼓。

 

 

 

 

fin.

 

PS~~

 

哥哥是赤司,火屬性的精靈。

青峰遵守承諾的在五天內救出了赤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