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2576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赤黛-代黑

 





「赤司君。」

你總是喜歡這麼叫著我,叫得有點疏離、有點禮貌、有點親切。

在他人面前,你是個對任何人都是一樣的、平等的,沒有過於特別、也沒有過於親近,對他人的接近都是靜靜地接受然後不著痕跡的推開,維持在一定的界線。但了解你的人都知道,那只是屬於你的禮貌以及良好的家教。

因為隊員的關係,他讓我發現了你,而你那微弱的光芒,吸引了我。

不是像他人那種讓人眼睛一亮地耀眼光芒,而是溫文儒雅、淡然淺色的光,如同在黑暗中裡的一盞燈。

「赤司君笑起來真好看呢。」

你不知道,你笑起來才是真的好看。

你的笑容牽動了你的眉、你的眼、你的嘴、你的臉頰,牽動了整個世界,以及我的心。讓我死灰的心,找到了可以跳動的理由。

這個世界,是為了你而轉;這顆心,是為了你而跳動;這個人,是為了你而活。

不知不覺的,成了這個模式。總是厭惡他人進入自己的心以及牽動自己的情緒,但這次,卻不討厭。反而喜歡這個改變。

「其實,赤司君的聲音,也怪亂一把好聽的。」

不知道討論到什麼的你們,你這麼說道。你的聲音雖然不大,但直直地進入我的耳、我的心。

你說,你覺得我的聲音好聽,雖然只是無意間的說道,卻足以足夠讓我歡心。你覺得我的聲音好聽?我覺得你的聲音是我在這世上聽過最美妙的音樂。

「赤司君,我喜歡你。」

這句話,是我從因你在這個世界而感覺到這個世界有多美好的時候,最具有衝擊性的一句話。也是第一個讓我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話語。

該有的反應,全數消失,只知道,我的喜歡,絕不輸於你。

 


「哈啊……赤司君、別那麼、快啊……」身下的人散亂著髮隨著自己的動作前後搖擺著,原本就稍快的速度聽見他的聲音卻更加無法控制的衝刺起。

吻著他的眉、他的眼、他的嘴、他的臉,每一處都不願意放過,這是他所喜愛的臉蛋、他的每一處,都是讓他那麼喜愛。

舌頭敲開了牙快速地探了進去,舔過他的牙床、口腔的每一處,舌與舌的交纏,津液彼此互換著。

「哲也、哲也……」他喚著他所愛的人的名,聲音裡不用特意地仔細去聽就可以聽出那想藏、卻藏不住的滿滿迷戀。

聲聲喚著、深深著迷。

「嗯啊……」作為回應的,卻一聲聲的嬌媚浪吟。

「哲也……叫我的名字.

被持續撞擊的人兒不停地呻吟,被他這樣半強硬半祈求的語氣,他努力的組織出一句話來:「嗯啊……哈啊、赤……赤司、君、嗯啊!」

把大腿往兩側用力推開,重重的一挺,把名為慾望的種子注入他的體內。

停了些許,等待那燥熱退去,他抽出半軟的性器,把貼在額前的髮往後梳去。

方才那雙美麗的紅色熾熱的眼現下卻成了冰。他撇了一眼躺在床上不停喘著氣的人,眼裡沒有帶著一絲的感情。

他命令道:「下去。」

那人接收到了命令迅速地爬起身來,不顧後庭傳來的陣陣痛楚,他離開了那張他與他熱切歡愛過後的床。

他搖晃的走入浴室裡,打開了水龍頭沖洗著。

他,很生氣。從他今天為任何前戲就直接進入的表現,他非常明白。

就算是替代品的他,他也會把他裝作是「他」而顯得小心翼翼、待如珍寶似的,溫柔的不像球場上帝王般的他、不像拒人於千里之外的他、不像那個高高在上只會命令人的他。他,這個時候他才可以盡情地享受著這個人對那個人的溫柔及愛意。

在床上的「他」與「他」,都不是自己了。

他半瞇起了眼睛,他知道也非常的清楚今天他為什麼那麼的失常。全都是為了一個人──黑子哲也。

原因不排除就是那個人與其他人太過要好然後觸動了這個人的敏感神經。

以前不懂為什麼赤司會突地發怒,經過了數幾次後,他懂了也明白了。其實要摸清赤司是非常困難的,但這個人的點在他與他發生關係的同時,他就摸清了,關於赤司和黑子這個部分。但,光這個部分,這也足夠了。

他是黑子的替代品。

快速的沖洗過後套上衣服,對那個坐在床緣背對他的人說了聲再見後,就悄悄的關上了門,離去。

走在映著黑夜的路上的,昏暗的燈光打在他的身上,顯得自己更是孤單。他細細的回味著,他跟他說過的話。

他說過,他與他同是會使用特殊技能的。

他說過,他與他同是影子。

他說過,他與他,「同是」。

赤司桑......你知道嗎?我跟他,並不一樣啊。




fin.



這裡稍微說一下我沒打到的地方好了
赤司不允許黛叫他「赤司君」,除了在床上以外
所以普通黛都叫赤司「赤司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