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3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黃黑-舞蹈教室(H)








額際、鼻尖、耳後、脖頸、胸膛、背部、手心、大腿,都沁出一顆顆的透明汗水。

他微微的睜開雙眼,淡色的瞳看見了自己臉上有著明顯的情慾及忍隱的欲求,白皙的臉蛋和身軀都染上了漂亮的粉色,貼在鏡面上的手因著汗的關係而喪失去了摩擦,因此被身後的人用力的一個突刺手往旁滑去了幾公分,使得他差點跌倒,可在下一秒的又被人拉回到原位。

不知道已經幾次、多久了,黑子只知道自己的雙腳早已不像自己的了,要不是身後的人緊緊的扣住自己的腰部,他想他應該會這麼的跌落到地板吧。

剛結束今日舞蹈課程的黑子正稍微喘口氣,卻在下秒就被強制在平日與其他同學一起練習舞蹈的場所開始一場淫亂的性愛。

軟嫩了肉壁緊緊的夾住那堅硬的肉刃,穴口、大腿及小腿都有一塊塊的白色液體的結塊,以及少部分的濃稠液體沾上。

發紅的稚嫩高高舉起,因著後頭的人的動作而搖晃著,前頭所分泌出的透明液體也滴答滴答的落在了光滑的木質地板上,他站著的地方,早已濕成了一片。

不停地撫摸、淫喘、高潮,讓他的精液從濃稠的白色液體變成現在的透明液體,雖然他也從中得到了許多的快感,可是這樣子不停地做個沒完,還連續被強迫高潮了許多次,他不累,可是他會累啊!

他試著將腳往前踏了一步想逃離這冗長的性愛,可下秒地,又被人拉回還故意的被撞到的最敏感的那個部分。

已經出口抱怨過了,可是卻發現那人沒有停止還嚴加利本,可是在不出口制止,真不知道這人是要做到什麼時候……他已經練舞練得夠累了,還要來對付這頭不知節制的禽獸他可真吃不消啊!

「哈啊……真的……夠了……」喘氣著,已經喊叫許久的他發出沙啞聲音求饒,希望這個人可以停止這類似於發瘋的行動。

「怎麼可能夠呢?」許久沒發話的人終於說話了,原本燦金的瞳孔現在則是深沉的暗黃,嘴邊勾起的笑容如此的嘲諷,向是黑子說了些甚麼令人發笑的話。「小黑子是真的沒自覺還是假裝不知道啊?」

男人呵呵地笑了幾聲,把這個瘦小的人整個抱起來,讓他處於懸空之下,藉著地心引力以及黑子身體的重量讓自己的性器可以更加進入他的體內。

原本男人的那邊早已是黑子的最大負荷了,可沒想到男人還是應強迫讓他更加深入。

他的挺入,他的重量,兩者相加後快感如同電擊般的傳到全身,使得黑子又高潮了。

「……啊……」

黃瀨抽出了暗紅性器,方才被他填得滿滿的穴口像失去了什麼的一張一合的,注入的白色精液隨著小穴緩緩流出,在已經凝固的乾固液體上增添新的上去。

他把已經虛脫無力的人兒撈起,轉向他,接著就是個狂亂的吻。毫不留情地啃咬、深入、掠奪,像似想用口來把人兒吃入肚裡,讓他成為自己的一部份,直到把兩人肺中的空氣全數奪去後,他才放開了彼此

「你到底……在發什麼瘋啊……」放任黃瀨的唇齒在自己的脖頸、肩頭、鎖骨等容易被人看見的地方種下一顆顆艷麗的痕跡,他明白現在他做什麼阻止都是白費力氣的,於是他只好開口問。

「小黑子難道真的不知道我在發什麼瘋嗎?」

他語剛落,黃瀨頭都沒抬的把問題丟還給他,語氣裡不滿著黑子的裝傻。

是的。他知道黃瀨到底在發什麼瘋,他知道為什麼黃瀨會變成這個樣子──全都因為剛剛在練習舞蹈時他與同學「稍微」靠近了一點、跳的舞「稍微」煽情了一點,就造成現在這種亂七八糟的局面。

從頭到尾這個人就只是在吃醋啊。

「黃瀨君……那只是練習啊。」

「小黑子都不知道你自己剛才跳舞時有多麼的色情!」

舌頭舔過胸膛處,鼻息噴灑在黑子的身上使的他有些搔癢,他推著他的頭。「那是在你的眼裡。」

「才不是!你都沒看到你在跳舞的時候混帳是怎麼看你的!」黃瀨看得非常清楚,當黑子背對著那位同學將他當作鋼管跳舞時,一手摸著他的腿往下滑去時,那個人臉上的紅暈不可能是錯覺!

那一瞬,真的想衝過去把黑子拉開、給那個人一拳並告訴他黑子是屬於他的、誰也別想動歪腦筋!

可是……生為一個老師,他忍住了。

「黃瀨君,請不要把自己的學生叫成混帳好嗎?到時會沒有學生的。」真搞不懂這個人到底在吃什麼飛醋……明明就只是教學卻總是搞得天塌下來一樣。

「最好都不要來!我最討厭男學生了!」

「黃瀨君的意思是只收女學生好來增加你的後援會的人?」

「小黑子明明就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好累,把我抱到沙發上。」他扯開話題,要黃瀨把自己帶去休息。

現在還是有濃濃的醋味,但現在總是有理智的了。從以前就知道黃瀨只要碰上自己的事情就會喪失理智,尤其是有其他人靠的他太近,他就會像發了瘋一樣的向他討取、佔有他,讓他自己認為他是屬於他的。

從不習慣到習慣,不會應付到會應付。黑子早知道只要讓他發洩完畢他的意志就會回籠。

雖然要喚起他的理智總是要花上自己許多的體力。

輕柔地將黑子放在給客人用的沙發上,溫柔的動作與方才激烈強迫的索取南轅北轍。拿起自己的外套將人包覆起,深怕人兒受寒。

「黃瀨君什麼時候都好,就是吃醋的時候真讓人無法接受。」黑子淡淡的道。

他也知道這樣子是不對的,但總是無法克制自己。這就是病吧。

「對不起。」

「為什麼要道歉?」

「……」因為又傷害了小黑子啊。

看著黃瀨若有所思的表情,黑子無奈的笑了笑,就是往黃瀨的身體一倒,笑著說:「鑽牛角尖的黃瀨君也最討厭了。」

吻上淺藍色的髮旋,黃瀨無聲地嘆了口氣。

「我是個不及格的戀人吧?」

「是啊,不及格呢。」沒思考的,黑子直接說道。被那麼快應答的黃瀨受到許多箭給刺穿。

「那麼快就回應啊……」自己被心愛的戀人說是不及格的戀人,黃瀨無法做出什麼舉動來回應,嘴邊的笑容是苦的。

他在外人面前總是看起來非常的有自信,而自己本身也是個充滿自信的人。從以前就是。

「愛吃醋、愛哭、又黏人,總是限制我接近哪個男的、哪個女的……黃瀨君真的好煩。」

──可到黑子的面前,全數的自信都像是渣。

他說:「但是,我不討厭。」

他抬起頭,主動獻上吻。

 

「雖然不討厭,但是我還是要講,今天的課程本來就是要教學生們怎麼跳性感的舞蹈,我負責教女生、你負責教男生,這不是一開始就說好了嗎?現在是在反悔什麼、吃什麼飛醋?」

「可是我沒想到你跳起來會那麼的有魅力啊!還讓其他人有反應!」

「那是你這個禽獸才有反應。」不妨的被潑了冷水,黑子說:「不然你想要跟我換?別了吧……跳了也許我晚上睡不著。」

「小黑子好過分啊!」

當初就是覺得黑子如果跳起這種舞蹈時一定會非常的妖豔所以才跟黑子一起學這舞蹈的,沒想到學生們看到他們跳舞後也吵得要開始學,秉著老師的名義總不好拒絕,他只好硬著頭皮請黑子去教導──可沒想到才第一天他就無法去接受了!以後的日子他真的不知道該怎麼過啊!

「黃瀨君,你的臉變形了唷。」

「嗚嗚嗚嗚嗚嗚嗚可是我不想讓小黑子去摸其他人啊!」某人哀號。

「你到底在想什麼啊……」黃瀨的心思他懂,可是他現在不想理解。

聽著煩人的哭嚎聲,黑子受不了的一手蓋住他的嘴,冷冷的道:「閉嘴。」

某人乖乖地閉上啜泣聲,看著那雙漂亮的水藍眼睛露出冷冷的寒意。

啊,好可愛。

「明天先示範、你當我的『柱子』。但是,不准給我起反應。」

鳶黃的眼瞳散發著哀怨的訊息,似乎寫著「怎麼可能啊」的意思。

「起了反應就給我去泡冰塊水。」

「好壞!」

「那是方法一,方法二……」黑子的手往下滑去,握住了剛剛在他體內張狂的東西,清秀的臉上露出了小惡魔般的表情。

「現在就把你榨乾淨。」

面對主動貼上的身軀,黃瀨怎麼可能會推拒呢……應該說,怎麼推拒的了? 




FIN.


小黑子,黃瀨君是榨不乾淨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