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7705

    累積人氣

  • 66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赤黑-無心的惡作劇(H)







明明只是個小小的惡作劇啊,黑子萬萬都沒想到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哈啊......等等啊、赤、司君!」

後穴被人用手擴張著,他最喜歡的一雙手正在後頭幫著他做事前的準備。那是他每每看到總是喜歡的想去牽起、想去握起,而那雙手的主人也總是知道他的想法會主動的來握住他。

──但更多的時候總是在幫他做這種會讓他害羞到想一頭去撞死的事情。

進出自己體內的指節正溫柔地按壓著周圍,促使他放輕鬆。

「不等。」故意在他熟知的那點用力壓了下,讓黑子悶哼了聲。故意在他的耳邊用壓著的聲音說話。「明明是自己先來挑逗我的。」

時間推回前十分......啊不,是前八分二十四秒前。

不知道為什麼的今天赤司很大發慈悲的減少了訓練量且公布說今天可以提早下,部活的隊員們一聽到還以為自己聽錯了卻在下一秒赤司說了「原來那麼想訓練嗎?那我......」還未說完就眼前的人早已走光了。

而已經累癱的黑子則是倒在一旁,反正他也不急著回家也可以等等赤司。

稍微睜開眼,看到赤司正認真地盯著自己手中的資料,撐起有些沉重的身子,走了幾步,直接倒在赤司的背上。

感覺到背後的重量以及熱度,赤司笑了下,「不是累了?在躺一下。」

溫柔的語調讓人感到只是錯覺,用頭顱蹭了蹭他的頸部。黑子難得的撒嬌著。

「剛剛休息過了,好多了。」

「嗯,在等我一下。」寵溺的一笑,摸了摸那頭水藍。

瞇著眼看著赤司手中的東西,看著上頭的筆跡心裡想著赤司君的字好美,但寫出來的東西卻是令他忍不住的惡寒起。上頭的字都是寫著明天的訓練量,且還是比之前還要多出兩倍的訓練量。

難怪赤司君今天會提早放人走,就是想讓我們儲備明天的體力吧?黑子忍不住的想到。

水色的瞳撇向赤司的側臉,認真思考的模樣真的令他不住想著,赤司君為什麼可以那麼帥氣呢?認真的模樣讓自已深深的著迷,下達命令時的王者風範、決定事情的果斷、對待人高高在上的模樣,以及,有時看著自己會露出的溫柔,都會讓他更加的加深對他的喜歡。

俊帥的臉吸引了許多人的目光、眼裡總是帶著不可一世的赤紅色瞳帶給人壓迫,有時則會把人的心神給勾去、現在因思考而抿起的嘴都會說些令他害羞的話語。璃藍的眼往距離最近的地方看去,漂亮的耳朵,啊啊,想到赤司總喜歡在自己的耳邊說話,然後咬去。

想著想著,忍不住心裡想要惡作劇的想法,張開了嘴朝著那耳朵咬去。

被黑子這麼一咬,赤司震了下身體,黑著臉轉向黑子,「怎麼?」

「沒什麼,就惡作劇。」

「啊啊......惡作劇嗎?」勾起笑容,稍微的往後迅速地咬了下黑子耳朵。

被這麼突然的一咬黑子小小的叫了出聲,摀住了耳朵抬頭看著笑得愉快的赤司。

心一橫,抓住他的肩膀,再次的張開嘴往赤司撲去,這次不是往耳朵咬去,而是往赤司的頸部咬去。

......很好啊,哲也。」

發現赤司有些不對勁的黑子下意識的退了一步,可某人的動作更快,把那做了壞事想跑走的人攬入自己的懷裡,也在黑子的肩膀處咬了一口。

「啊!」驚叫出聲的黑子不滿的轉過頭,他皺著眉頭抱怨著:「赤司君咬的太大力了,很痛啊。」

「真的嗎?我看看有沒有流血。」把黑子的衣服拉得更開,有可能是剛有些用力,在那片白皙的身體上留下了兩排散著微紅顏色的齒痕。看著自己的傑作赤司心情極好的笑了。

「唔,不知道球衣遮的遮不住?」也看到赤司的傑作,黑子苦惱地想到明天還有友誼賽必須上場,看著那痕印,思考著好像有點太上面了。

低下頭,赤司又往黑子的肩頸處咬了一口,這次比剛才還要更上頭。知道赤司做了些什麼的黑子驚呼的欲推開赤司的頭,可是當某濕潤又溫熱的物體貼上自己的脖頸後,黑子顫抖的身子。

他舔著黑子的脖子,在那上頭印上了幾個吻痕。

「啊、等等、赤司君......明天還有球賽啊!」

「那別上場好了?」

「不行......啊!」滑入腿間的手刺激起自己安分的分身,很快的,早已熟知自己身體的赤司輕易的就撩撥起自己的性慾了。

一個悶哼,黑子就這麼解放在赤司的手中和運動褲上頭。

還分神著的黑子在下身接觸到冷空氣時而稍稍的回過神,看到自己的褲子和內褲一併的拉下至膝蓋去,而擠入自己體內的那手指帶給自己的刺激又是些什麼。

事到如今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他已經不能去思考了,只能忍隱住自己呼之欲出的呻吟聲。摸上自己胸膛的手又是那麼的熾熱,逗弄起自己胸前的兩點把他們用得更加的挺立紅潤,像顆飽滿豐腴的果實任人採收。赤司咬著那光裸白皙的肩頭,從肩膀到背部一路印上了自己印記,咬著肩胛骨處時還可以清楚地感覺到內部緊縮了起來。

寬敞的體育場內,讓原本壓抑住的聲音,無限的放大、再放大,讓發出聲音的主人羞紅了臉。

「哈啊......嗯啊、哈、赤司君......

「什麼事?」加快了手指的速度,又是惹的黑子嬌喘連連。

赤司發出了壓得極低的聲音,黑子很清楚那是赤司快忍不住的聲音。

咬住下唇,最終,黑子還是說了:「......可、可以.......進來、了......

白皙的背部都染上了淡淡的粉色,誘惑著他一樣。退出了手指把自己的褲子也往下一拉,讓自己已經忍了許久的性器跳了出來,對準住已經被他擴張過的穴口,一鼓作氣,推了進去。

「唔嗯.......

「啊哈.......

感受著黑子體內的溫度,是多麼的令他眷戀和喜愛,裏頭柔軟又溫熱的緊緊包覆著他的慾望,靜下來的話可以感覺到那小穴正緩緩的吸附著他,有點像是小小幅度的按摩一般。

扣住黑子的腰,赤司往前傾壓在了黑子的身上,這麼一個的動作讓赤司又更加地進入,使得黑子又是一個媚吟。

「哲也,抓好了,我要動了。」提醒著黑子,確定黑子扶好前方的牆壁後,赤司開始小幅度動了動。

緩緩地抽出,緩緩地推入,來來回回個幾次黑子就受不了這種緩慢,他需要強烈的刺激,像平常一樣那種強烈的快感。不滿足的動起自己的腰部讓自己往後的貼近赤司,讓自己把赤司更加吞入。

感受到黑子的不同,赤司笑了笑也往前動了幾下,赤紅的眼望著黑子自己的貼近、抽出、插入,原本有些慢的速度漸漸地加快了起來。

黑子扭動著自己的腰,把他的碩大更加地吞入。

原本還很羞恥的黑子為了得到快感而漸漸喪失掉理智,只是自顧的動著自己的腰讓那根炙熱在自己身體裡摩擦著。

反正,赤司要求自己動也不是第一次了,早在好幾次的性愛中黑子早已沒有矜持了。這麼想著的黑子又是把自己的臀部往赤司那處擠壓。

「哈啊.......赤司、君......真的、好過分.......」喘氣,黑子忍不住軟軟的抱怨,稍微的偏過頭看向身後的人,水色的瞳裡早已染上了許多水氣以及淺而易見的情慾。「都、不幫的.......

赤司很開心的笑起,把自己的性器壓入了黑子的身體裡,動起腰配合起黑子的動作。漸漸加速的動作惹的黑子險些抓不住牆,早已知道自己只要先稍微的動一下再跟赤司用著哀怨的語氣後他就會扣住自己的腰部自己動作起來。感受到後方漸漸加快的動作,黑子的喘氣聲也漸漸的加深加快,氣息愈來愈紊亂。

也早就受不了這種慢步調的赤司把黑子的腰緊緊扣住後就是一陣快速的抽動,性器進入肉穴發出了讓人害羞的水澤聲、而圓潤打在臀部的聲音,更是大聲。

「嗯嗯、嗯嗯嗯......啊、太、太快.......」被赤司快速的進出的黑子忍不住的嬌喊著,扶在牆上的手好幾次因赤司的動作過大差點滑掉。發現這點的赤司則是把黑子往後一拖,讓原本已經進入夠深的肉刃更是擠到了無法再進入。

被貫穿至深處的黑子抖著身子,就在這麼沒有任何的觸摸下解放了。「啊、不......

被這麼緊縮住後穴的赤司一手扣住黑子的腰部,另手扶住黑子的胸,進出的速度又是更快。被快感弄得早已站不住腳的黑子硬是逼自己站直身子,可下秒都會被赤司的動作而弄得腳軟。方才還有牆壁的支撐,但現在唯一能支撐住他的只剩下赤司的雙臂。

黑子狂亂的搖著頭,被刺激到已經無法自我只能感受著赤司從後頭給予的甜美快感。自己的性器隨著身後人的動作而上下擺動著,上頭有著一開始就在分泌的白色液體,在燈光的照射下顯得光亮誘人。

刻意的九淺一深令黑子又是一個高潮,已經徹底濕透的前頭以及後頭讓他已經無法在想等等該怎麼去清理這些後事了。往地板上看去,一滴滴滴落在地板上的黏液讓黑子又忍不住紅了臉。

「不專心唷。」

又是一個深入,抽出時滴落的白濁啪搭的一聲打在光潔的地板上。望著已經快撐不主的黑子,赤司又是把自己的碩大擠入,讓些許的白濁從兩人交合的地方擠了出來。

「啊啊啊、好、太快、啊哈.......嗯啊、」

握上因著自己的擺動而亂晃的稚嫩,藉著黑子自己分泌出來的液體上下搓揉,前後兩方的同時刺激讓黑子拔高了聲音叫喊著,「赤、嗯啊啊......赤、赤司、君......!」

在最後的拔高,黑子解放了。

緊縮住的後穴也把赤司積蓄已久的液體擠壓榨出,噴灑在黑子的體內。

「哈啊......嗯啊......」已經虛軟無力的黑子已經無法再支撐住自己了,一個沒踩穩,踩在被自己弄得濕滑的地板差點滑倒,黑子就這麼倒向赤司的懷裡。

「投懷送抱......是想再來一次?」赤司笑著,扶著黑子一起坐在了地板上。

.......別開玩笑了。」

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的黑子癱軟在赤司的懷裡,一天下來的疲累全部回籠。從放學後的部活到剛才的性愛都花了自己僅存了體力,眼皮沉重的快掉下來。

赤司憐愛的吻上被汗沾濕的額際,又吻上了那片柔軟的脣。

他沒有拒絕,還甜甜的回應著,讓這個吻又長、又深。唇齒交纏了許久,赤司放開了黑子的唇,剛退開時黑子湊近了臉,在赤司的嘴唇上輕輕地咬了一口,不會痛,反而有點癢。

「怎麼?今天怎麼那麼愛咬人?」想到引發這些的源頭都是黑子他一個無心的惡作劇,赤司就覺得好笑。而且,還在被自己「狠狠欺負」過後還這麼做。

又咬了下,黑子才舔了舔剛剛咬的地方,才退開一臉正經地說:「赤司君不懂。」

「是是,我不懂。」

 

笑著把人擁入懷裡,赤司寵溺的妥協。



fin.



好久沒更這裡的文了....
最近看太多自己喜歡的大大們小說就開始自我厭惡了起來........覺得寫文好煩好痛苦
所以只有在噗浪上發些小短文
但發現的事前幾天連些小短文要打出來根本就是痛苦啊((死

裡面有提到是「八分二十四秒」這個明確到有點怪異的數字,那是我看到那張GIF的日期+想打文的日期
可是前幾天根本就怠惰到自己也想打自己的地步了還是沒完成

結果昨天逼自己不能睡+網路又斷了,所以一股作氣得打完了這篇
太久沒打H感覺交代得非常部美麗.......

再來
會打這一篇都是因為看到小夢轉過來的可愛赤黑唷ˊ艸ˋ
真的超可愛的
一邊覺得好可愛、一邊又想著這樣子一定會發生關係就讓他們發生關係了((媽的#

感謝看到這邊的大家
非常感謝<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