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7976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綠黑-綁架

 


        「哼,綠間君那個王八蛋。」小巧的鼻哼出氣, 黑子嘟起小嘴不滿的罵著在宅邸的那位一板一眼的綠髮管家。
        跟綠間吵架衝動跑出家的黑子踩著憤怒的步調走在冒著熱氣的柏油路上,炎熱的氣息也因著發燙的地面傳到了黑子的腳底板。因著怒氣而跑出來的他身上穿著居家的棉T和及膝褲,摸了摸口袋,才發現自己沒帶手機,無法打給其他好友要求讓他借住,而想在旅館住一天的念頭在當發現自己的身上的零錢只夠買一杯奶昔時也瞬間打消了。
        「......早知就多放點錢在身上了。」後悔自己那麼的衝動,黑子苦惱的想了想自己現在該怎麼辦才好?想著想著,頭開始感覺道有點暈。
        正中午的艷陽總是特別的烈,讓不常曬太陽的黑子已經冒出許多的汗,還出現些微的中暑現象。當自己快被曬暈的當下,終於先想了個自己絕對滿意的想法──先去買杯奶昔。
        當這念頭一下,黑子就毫不猶豫的邁開有點搖地步伐朝他最喜歡的那家店走去買他最喜歡的奶昔。
        在冷氣房吹了許久的冷氣和喝了一杯最喜歡的奶昔之後,黑子才開始正視自己現在到底該往哪裡去。
        想想今天為什麼會跑出自己溫暖的家不回去,一切的最大原因是因為跟那位從小陪伴自己長大、雖然有時跟自己不合但對於自己的要求大部分都會答應的綠髮管家吵架了。雖然自己是有錯在先,但是他也不能這樣子對自己兇啊!
        想到那位平常就愛擺著一張臉孔不太愛笑卻很寵自己的綠間,卻為了他最喜歡的奶昔而跟自己吵架,就覺得鼻頭有點酸。
        一天喝個三杯又不會怎麼樣!說什麼對身體不好!又不是什麼不好的東西!是奶昔耶!奶昔!居然說一天只能喝一杯!太過分了!
        早上的對罵話面又回到了黑子的腦裡,抹去在眼眶打轉的水氣,黑子站起身子把垃圾丟入了垃圾桶,離開了店家。
        「......」看著已經漸漸往西落下的太陽,不像中午那樣子的刺人,而是柔和照在自己的身上。
思考著自己還是跟綠間君道個歉吧,說自己對他大聲說話是自己不對,但是奶昔的事情還是有待商量的。這麼在心中決定好的黑子握了握拳,正跨出第一步就被前方來車給擋住了去路。
        煞車的刺耳聲,和瞬間出現在自己眼前的車子讓黑子瞪大了雙瞳,喪失了反應力。耳邊似乎傳來那熟悉的呼喚聲。
        好像是綠間君的聲音?
        才想回頭去看是不是自己聽錯了,卻被一隻手矇住了眼和口被人給拖行。
        怎麼回事?
        聽見像似車子關門的聲音,以及不認識的男子大吼「開車」的聲音,和瞬間加速的衝擊,讓黑子才意識到──原來,自己被綁架了啊。
        自己的手被綁在後頭,嘴也被膠帶黏住了,倒是眼睛沒被手遮住之後,黑子才看清身旁人的樣子和車子的樣子。
        兩個都是三十幾歲的男性,看起來一副很年輕有為的樣子,也好手好腳的,明明就是個還可以找到好工作的男子怎麼會想要用綁架人來討道錢呢?黑子皺起眉頭,不懂這些人明明還有能力卻做一些很無意義的事情?
        聽著兩人的不停對話才知道他們已經想綁架自己許久,但因為自己身旁一直有綠間的陪伴所以才不好下手。而今天他們用著打賭的心情想來看看是否行的通,卻好死不死的他和綠間吵架了還獨自一人的跑出來,造成了落單,讓這些歹徒有機會可以綁架自己。
        哀哀哀......好失策。黑子無奈的望向車窗,看著不停轉換的景色,心裡默默的默哀著。
        「這傢伙好安靜啊。都不鬧的。」前頭開車的人從後照鏡看這位被綁架卻無任何反抗意味的水色少年。
        「應該是嚇傻了吧?畢竟那麼突然的啊。」坐在黑子旁的男子道,不怎麼在意的。
        ......一定又要被綠間君罵了啦。
        剛這個念頭一下,突地,一個煞車讓黑子撞上了前方的椅背,傳來的疼痛讓黑子忍不住地緊皺著眉。
        「怎麼回事啊!怎麼不好好開車!」
        「不、不是啊!前面突然冒出另一台車!差點就撞上了啊!」
        「什麼鬼?那傢伙是不會開車啊?」不滿的罵著擋住自己去路的車子,旁邊的男子喊著:「繞過他!快點!我們可沒時間慢慢拖啊!」
        「啊、是......欸?」正要開車的他瞪大了眼,面色有些難堪。
        發現前坐的同伴毫無動靜,讓黑子旁的男子很疑惑,正想說些什麼卻看到窗外有一道身影,黑色的衣著,綠色的髮,鼻梁上還帶著一副黑框眼鏡,左手推著眼鏡,纏在指節上的白色繃帶又是那麼的顯眼。
        遠遠地,就可以看到那雙綠瞳毫無熱度,翠綠的瞳瞪著兩人,讓兩人都無法做出動作。
        但在黑子的唔嗯聲之下,坐在黑子旁的男子率先回過神,用力地推前面的人讓他回過神,急忙的道:「快開車!是這傢伙的管家!」
        「啊、啊啊!是的!」正要發動車子踩下油門的瞬間,碰地一聲,某項物品撞破了玻璃砸重了要開車的人,人當場昏厥。
        「喂!」發現人已經昏迷不醒,嘖地聲,一把扯過還迷茫不懂的黑子,拉著他下車,正想拖著人跑卻發現綠髮男子已經站在自己的眼前,心一慌,拿出放在口袋的攜帶式小刀,還未喊出「不准過來」等字眼,手一痛,刀落地,下一瞬間自己的左頰感受到了劇烈疼痛而向旁倒去。
        衝擊力太大,差點也把黑子給一併扯倒下。
        但,下瞬間,黑子被人給扶助右肩而穩住了身子。
        抬起頭,看見綠色的眸子也望著自己。
        綁住自己雙手的繩子落在地板,貼在自己嘴上的膠布也被綠髮男子給輕柔的撕下。白皙的臉流下了淡淡的長型淺紅。
        當下的,不知道該講些什麼,於是摸了摸自己被貼住的嘴。
        思考著該講些什麼,但又發現自己不知道該講些什麼,當自己還在煩惱地中間,自己空著的手被那位不看向自己的綠髮管家給握住。
        背對著自己,他道:「早上一杯睡前一杯,不可以再通融了。」
        稍稍的愣了下,黑子低下了水藍色的腦袋,嘴邊露出了笑容,淡淡的說:「知道了。」
        「回家吧。」
        「嗯。」
        從那人手傳遞過來的溫度,是多?的溫暖,如同那西落的陽一樣的溫柔。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