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089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黃黑-一杯奶昔,兩支吸管




         「您好,請問要需要什麼呢?」甜美充滿活力的嗓音是從面前一樣笑得甜美的女店員所發出的,不用特意留意的,可以看輕女孩臉上的羞澀。

「我要兩杯香草奶昔。」黃瀨心情愉快的笑著說出他要點的東西,笑容燦爛的讓人想遮住雙眼。

現下,黃瀨正在幫他最愛的愛人點著他家愛人最喜歡的香草奶昔,而他最喜歡的人就做再最邊邊的角落裡等著他。看著嬌小的水藍色身影做在角落,黃瀨心裡就是滿足。

今天黃瀨和黑子難得兩人出來約會,剛剛跟著黑子走了三家書店站在一旁靜靜得看著他挑著他覺得不錯的書,陪著他去櫃檯付帳。原本想要幫黑子出錢得當做是小禮物的黃瀨卻被黑子一聲阻止的聲音而忍下了,雖然覺得很難過,但在黑子輕聲說著「等等請我香草奶昔」的安撫話語而提起精神,而當他們踏出書店時就拉著黑子到他最常去的MJ

已經進入夏天的空氣又濕又熱,讓大家都覺得身子黏膩,已經走了許久的黑子也順著黃瀨,畢竟,他也想找個好地方休息一下。

兩人已經交往三年了,但是黃瀨對自己的感情並沒有隨著時間流逝而漸漸消退,反而更增。相對的,自己也是。

雖然他這個戀人總是喜歡黏著他、喜歡在自己身邊繞著,離不開自己似的,還不時翹掉自己學校的練習就是為了跑來這裡看他,有時後會覺得打電話就可以了何必要看到人呢?但是,真到自己和黃瀨有兩個月之久沒見到時,他才真的覺得,好孤單。好寂寞。

看著黃瀨喜孜孜的拿著脫盤來到自己身邊坐下時,雖然臉蛋沒有表現出,但自己的心情也隨著黃瀨而好起。

「來,這是小黑子的奶昔唷。」開心的將脫盤放在黑子面前,並且貼心的幫黑子將吸管插進杯子,遞給黑子。

「謝謝。」接過透著冰涼的奶昔,小小了吸了一口,感受著冰涼且香甜氣息的奶昔順著自己的喉道滑入,感覺上是有些消暑了。

「好喝嗎?」

「非常好喝。」露出滿意的微笑,黑子回答道。「黃瀨君不喝嗎?」

「沒關係,看著小黑子喝就很高興了。」

......有時後黃瀨君真得很像變態呢。」又是吸了一口奶昔,黑子緩緩的說著。

「小黑子好壞心唷!我只是喜歡看小黑子啊!」

「黃瀨君要是這麼對其他人說小心會被警察抓走。」

「我才不會對小黑子以外的人說這種話呢!」黃瀨忍不住得趕緊澄清。雖然自己的女人緣真的好上了那麼一丁點,但是除了黑子以外,他才不會這麼迷戀呢!

其實,當黑子罵著他自己說是變態時,自己有時後也會這麼想著:「除了小黑子,他會這樣子對其他人做嗎?」。可是不到一秒的,這種可能性馬上被自己推翻。而是,「要不是黑子,他才會這麼迷戀著」才對。

望著眼前的水藍,黃瀨只知道現在的心情是非常得開心,且,非常的滿足。都是因為他。

無論是小口小口吸著奶昔的他,還是因為熱而用手搧著響消除熱意,還是他正用著那雙水藍色大眼盯著自己看時,都是那麼可愛而讓自己更加的愛上一次。

啊啊啊,還有用著那張可愛的小嘴,不斷呼喚自己時,又是多麽的讓人心情愉──「啊!好痛!」

從手指傳來的痛處讓自己喊了聲痛,且看見黑子皺起了眉頭望著自己。

「黃瀨君,請問你到底有沒有聽見我在叫你?」放開捏住黃瀨的手,黑子問著。

「啊?啊、啊啊,怎麼了嗎小黑子?」

看到黃瀨一臉用著不知所以然的表情,黑子馬上就是知道黃瀨沒在聽自己講話。重重的歎了口氣:「拜託黃瀨君不要再盯著我的臉看了。」

有時後兩個人在一起沒有任何交談或者他正無視黃瀨看著自己的書時黃瀨也會安靜下來,然後開始盯著他。雖然盯著的時間不會很久──因為他會不甘寂寞想要自己跟他講話──,但那視線有時還挺煩人的。

「可是小黑子太可愛了、很難不盯著看啊。」像是後頭有尾巴的,正開心的左右搖擺表示現在他的心情。

真真覺得自己為什麼會愛上這種人啊?

不回答,不表示任何意見,無視眼前不知為何興奮的人,吸著自己手中的奶昔。

「哪、哪,小黑子剛剛是想跟我說什麼呢?」

「不重要。」

「小黑子不要這個樣子啦......對不起我知道錯了啦。」黃瀨低聲下氣的哀求著,就是怕眼前的人真得不願意告訴他。

「你到底要不要喝你的奶昔?不要我要了。」手中的奶昔還未見底,卻伸手將黃瀨眼前的奶昔拿走。

「小黑子可以直接拿去啊,反正我原本就是要給你的。」無所謂的,黃瀨說。

......那還真是感謝。」雖然早已知道,但黑子還是淡淡的道了謝。

看著黑子拿走自己的奶昔黃瀨還是追問著:「小黑子......所以你到底要跟我說什麼?」

「其實也不是大不了的事情,只是想喚回已經不知道神遊到哪裡去的黃瀨君。」將自己的吸管插入杯子,黑子緩緩的說。

自己也清楚自己常盯著黑子想到出神,但是這也沒辦法啊,自己的視線就這麼給吸引了過去,想離開也離不開。

正想說些什麼,卻被戳到自己嘴唇的吸管給吸引了注意。

「喝吧。」黑子又用吸管戳了戳黃瀨。

剛剛給黑子的奶昔上,被黑子插上了兩支吸管。一支面向自己,而另一支則面向了黑子。

盯著黑子許久,而黑子也忍受不住那赤熱到要把自己慣穿得灼熱視線,稍稍地撇開頭,說:「不想喝就算了。」做出了要把另隻吸管抽掉的動作。

可是才剛起動作而已,黃瀨連忙阻止,並且快速的含住吸管。

「偶哈!」翻譯過來就是「我喝」。

看著著急的黃瀨,黑子的嘴角滑出淺淺的笑容,雖然不大,但也夠吸引黃瀨了。

而自己,也含上吸管。

一杯奶昔,兩支吸管。

兩個人,一份愛戀。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