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2576

    累積人氣

  • 1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黃赤-強暴(H)




隨著下課的鐘聲響起學生們都收拾好書包,回家的回家、去補習班的去補習班、參加部活的參加部活,每個人都有各自屬於自幾下課後的活動。

當然,黃瀨涼太本人也有屬於自己的「課後活動」。

眼睛看似看著輸本上一題題難解的題目,但眼角卻不停的望向身旁的人,那道赤紅的身影。那人雙手環胸,抬起的下巴顯示出美麗的弧線,讓黃瀨涼太的眼有些移不開。

更讓他移不開視線的是那雙從剛開始就沒停止過在教導他所謂「不會」而不停開開合合的美麗雙唇。

啊啊啊……假如自己可以親吻那雙唇這是多麽美好的一件事情啊。忍不住的,從題目的思緒飄到了他的想像世界裡。

再當自己想著如何舔上那美麗的唇讓那雙唇沾染雙方唾液時,自己的頭瞬間遭受了重擊。

「好痛啊!小赤司!」

「什麼『小赤司』?請記得再後面加上尊稱,不然我不保正你下次的痛的是你的頭了,黃瀨『同學』。」笑得燦爛如花的赤司又是用力的一敲,毫不放鬆的力道又是讓黃瀨一個聲喊痛。

原本想喊平常喊的稱呼,但見到赤司投來的目光又是硬生生的轉成他最不想要也最不喜歡的的叫法:「小赤……赤司老師,可不可以不要再打了啦,真的好痛。」

「打就是要痛,不然打你幹嘛?」

「……會越打越笨啦……」

「反正已經笨成這個樣子了不如就更徹底點吧?」

「……」雖然早知道赤司就是個說話狠毒的人了,但是自己那顆心還是被赤司的話給傷到了下,可是最重要的是──他居然還有點開心。果然自己如小黑子所說的是個M沒錯嗎?

把手上的書放在桌上,赤司拿下掛在鼻樑上的眼鏡,有些無奈的壓了壓鼻梁處藉此放鬆一下,歎了口氣,赤司口氣不佳的道:「特地留你下來可不是讓你來看著我發呆的,黃瀨同學。是你說希望自己可以更加進步我才再這裡浪費我的時間陪你做這些根本不算難的題目。」

等等等等等,雖然他真的不是因為考的爛所以才想要請赤司教自己而是另有目的的,但剛剛赤司所說的「簡單的題目」這點他就無法認可了,這些可是比考卷上來的還要困難幾倍啊!

「小赤司啊……你知道這個不叫做『簡單』嗎?」

「我當然知道這對你來說不叫做簡單啊,但沒辦法,我想說這樣子也許可以讓你更加認真的去看題目思考,可是,我發現挺沒用的。反倒,讓你更加注意我了,是吧?」

不,就算你現在出了個再簡單的題目出來我還是會盯著你啊。

見黃瀨尷尬的不說話,赤司也沒說什麼。把自己的身子往桌子一靠,一手撐著,赤紅的雙眼望向沉默不語的金髮少年。

每次到他的班級上課,都會發現一到充滿熾熱的視線往自己的身上看,剛開始以為只是自己的錯覺不然就是同學的好奇,但這道視線沒有因為天數的增加而減退,反而更加的灼熱,讓自己在第三天也提起了好奇心想知道這到底是誰投射來的視線。

稍微的用了心去細看,才發現是這位再學生間挺有名的男學生──黃瀨涼太。

喜歡在自己下課時纏著自己問東問西,無論大考和小考分數都是名列前茅,但最近幾天不知道怎麼回事的,成績一向很好的黃瀨卻每考每掉落。有在課後時把黃瀨單獨找來聊聊卻沒看到私毫的好轉。

而在今天,黃瀨在自己已經收時好要回家在門口擋住了自己的去路,要求他在課後輔導自己。而他也爽快了答應,這就是他們今天為什麼在學校留了那麼久的原因。

……當然,不單單也是這個原因,他承認。

他也想了解自己的猜想是否是正確的,但事實證明,他的猜想和直覺都挺不錯的。

黃瀨涼太,是喜歡自己的。

從一開始害怕自己拒絕、進教室的緊張和雀躍感、以及從一開始就有些煩躁的熾熱視線和從那金黃色的瞳孔中透露出來的戀慕情誼都是那麼的明顯。要他不發現都難啊。

「所以,我們還是別教這些了吧。」

「咦?」俊帥的臉上閃過的是失望和驚慌,就是怕赤司拋下他直接離去。不行啊!好不容易讓自己和赤司兩人單獨留下不就是要好好培養感情然後再在最佳的時刻跟赤司告白嗎!

這樣子就不是浪費了今天嗎?!

正當黃瀨想起身說些什麼時,赤司卻比他更早有了動作。

一腳踩在黃瀨的雙腿中間的椅子上,左手撘上肩膀,另一手抓著垂落的領帶放在了嘴邊,嘴邊嚙著充滿誘惑意味的微笑。

不難說的,被這麼一個震撼到的黃瀨瞬間喪失了語言以及運動的能力。

「換教別的好了……你覺得要教些什麼好呢?黃瀨同學。」

赤司問著已經傻了的黃瀨,後者除了發出「我我我」的單字詞外就做不出什麼反應的,而赤司也沒等待多久,就自己的笑著說:「那,我們改教『性』好了?」

「欸欸欸欸欸欸──」

「噓──」食指壓在黃瀨的唇上,赤司皺著眉頭。「你是想要把其他沒離開學校的人引過來嗎?還是你有在大家的面前上演春宮秀的癖好?」

當他說完只見燦爛的金髮在眼前努力的左右晃動著。

心情極好的赤司將細常的手指勾上領結處,輕鬆的把領帶扯鬆,「那麼,就要好好的聽老師的話,知道了嗎?」

當赤司笑著看著自己的傑作時,黃瀨的臉上充滿了黑線以及驚恐。

現下的黃瀨被赤司用領結遮住了雙眼和不知道從哪來的繩子綁住了四肢,雙手被固定在椅背綁著死牢,黃瀨偷偷的用力想要弄鬆繩子卻發現無法。

在雙眼被蒙蔽且雙手雙腳被綁在椅子上的黃瀨感到一絲絲的驚慌,努力的靜下心情且努力的聽取從身旁來的聲音。

但在黃瀨正想用耳朵去捕捉赤司在哪時,卻驚訝的發出一個高亢的驚嚇聲。

接著,耳邊傳來赤司不滿著咋舌聲:「嘖,果然還是封嘴比較好是吧?」語畢後,赤司拉下罩在黃瀨眼前的領帶,放領帶落到黃瀨的嘴且施加力道綁緊。

「好啦,這樣子就不怕你亂叫了。」赤司輕輕一笑的說,並且又故意的把腳往前又一了一點,這次,黃瀨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果然,這樣子小聲了一點。」赤司笑的道,腳又是往前。

讓黃瀨嗚咽的原因是赤司用腳不斷的在黃瀨的性器處施壓,讓黃瀨不得不悲鳴出聲。

「我想想,黃瀨同學應該不是處男了吧?畢竟黃瀨同學你在女同學之間也吃的很開啊。」赤司笑著。「但,跟男生應該就是第一次了吧?」

「嗚嗚!嗚嗚嗚……」

「嗯……聽不懂呢。」赤司歪了歪頭,露出了「真不好意思」的表情。「不過現在也不需要懂呢。要等老師好好講解完才可以提問,你明明知道我的教學方式的,不是嗎?」

不理會黃瀨發出的嗚嗚聲響,赤司收起踩在黃瀨腿間的腳,動手拉開了長褲的拉鍊,讓剛剛被自己刺激過已經緩緩勃起的性器撐起內褲映入自己的眼簾。

「哪哪哪,這樣子就勃起了,真是難堪啊。」赤司言語上的諷刺著:「不是身旁有那麼多的女生是嗎?怎麼?沒有找個女孩洩慾嗎?」

撩撥起黃瀨,把內褲也一併拉下,讓已經半起的陰莖跳出,而赤司也沒有閒著,張開了嘴,一口含住了充滿男性麝香的性器,舌舔上頭處用舌畫著圈,再沿著柱往下舔去,讓整個柱身都充滿了自己的唾液,故意般的,扯著黃瀨的陰毛刺激著。

在當黃瀨快忍不住時,赤司故意的掐住了底部不讓黃瀨射出。

「哪哪哪,那麼快就想射?可真是不行啊。」笑著,赤司從剛剛拿來的袋子裡拿出類似陽具的按摩棒,開啟了震動。

「嗯哼,還好還有電呢。」

被強制壓抑射精的黃瀨抬起眼望著赤司的動作,看著赤司又從袋子拿出一瓶類似潤滑劑的東西。

「你們學生我真搞不懂呢,帶這種東西來學校是想幹嘛?學校是讓你們學習的地方可不是讓你們搞援交的地方啊。」一邊說著,一邊擠壓潤滑劑讓它倒在那個類似陽具的按摩棒上。「──不過,也該感謝你們學生,這讓我不用在去買些情趣用品就可以得到那麼好的東西。」

確定已經全數充滿潤滑液後,赤司在黃瀨的眼前退去自己的衣褲,兩隻腳跨上桌子雙腿開開毫不避嫌的直接讓自己最隱密的地方讓黃瀨看清楚。

看著也因著被連帶受到刺激而勃起的粉色性器正高高站起,而正一收一縮的粉穴也刺激著自己的雙眼。

好像要──好想要舔拭那充滿誘惑性的穴口,想用手撫平旁邊的皺摺,想用手指探入裡頭按壓……

金黃色的瞳瞬而轉成暗黃,方才被赤司強制性壓抑得性器又再次地高立起。

赤司沒漏看黃瀨那絲微的舉動,唇邊又是一抹得逞地微笑,手拿著按摩棒對準了自己那粉色的地帶,輕輕緩緩得將按摩棒緩緩推入,讓半截沒入自己後穴。抬眼一看,發現黃瀨正死盯著那處看,不由得一笑。

確定自己稍微適應後,開始動起手讓按摩棒在自己得體內摩擦著,也故意把忍耐不住地呻吟故意用得有些大聲又不太大聲,就像在心臟用羽毛搔癢一樣,搔癢著,卻抓不到正確的位置。

「哈啊……嗯……」

更加快了手中得速度,而另隻手也沒有閒著得摸上了自己得性器,讓後方和前方都可以得到快感及滿足,小巧的臉上都是因快感而有得潮紅,原本就已經很美的赤司在情慾得催情下更加得美麗動人,和妖豔。

被赤司綁在椅子上的黃瀨是多麽想直接衝向前去把這個淫蕩的「老師」壓在身下,用自己得灼熱代替那個毫無熱度得按摩棒,好好得再那人身體裡進出,讓他體會到更多得歡愉。

就在赤司噴灑出時白液,黃瀨也像是被什麼哽住一般得,難以呼吸。

稍微喘了下,赤司馬上得拔出自己體內得異物,在拔出得瞬間發出了色情無比地聲音,隨及,按摩棒撞擊到地板得聲響也刺激著自己。

按上黃瀨地肩膀,赤司抬著下巴,用著已經被情慾給染上層層水霧地紅色雙瞳,紅潤的唇輕喘著吐出:

「我要、強暴你。」

聽見這話的黃瀨不由一愣,還未明瞭赤司話中的意思,剎地,在自己身下傳來得一個緊緻感給拉回得思緒。

赤司將已經擴張得可以順利容下黃瀨已經高舉穴口對準後,一下子的讓自己得穴口將那碩大全部沒入。

兩人悶哼了聲。

接下,赤司長長地土了一口氣,讚嘆著:

「哈啊……好棒……果然,還是要真人的,才比較有感覺啊……」擺動著自己的腰,用自己得內壁去摩擦著。

感受著赤司體內的溫暖,也感受著赤司給予自己得快感,自己也故意得往上用力,雖然被綁住了手腳,但是,要做到這一點點的小事,還是可以的。

因著赤司的動作和自己用力的往上頂,不時地戳著赤司的敏感點,讓赤司情不自禁得喊著淫蕩不堪得話語。

「快點……對,就是那、啊、好棒……」

「涼、太……嗯啊……好、快點……哈啊……嗯……」

啊啊……明明,只是個普通的教學,為什麼會變成老師在「強暴」自己的學生呢?雖然……自己也覺得不壞就對了。

暗黃的瞳,看著在自己身上不停喘息和呻吟的教師──

再次的,往上,用力。




fin.


說強暴還是讓小赤司被插了((嘴巴乾淨點#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