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375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赤黑-家中甜密事





聽見門被打開的聲音,赤司往浴室的方向看去,看到可愛的小臉和露出來的肌膚上有的漂亮的粉紅色,剛洗好澡的黑子一臉幸福的樣子,像是被熱氣薰的很舒服。

冬天是黑子最討厭的季節了,每每出門再外一定會讓自己的手和腳都特別的冰冷,凍個手指都會顯得僵硬,身體也暖和不起來。

還好赤司知道黑子有這個寒性體質,所以他為了黑子在家中裝暖器,讓他可以一踏出浴室還是一樣暖呼呼的。

穿著一件短袖到處跑都沒問題。

所以黑子現在身著一件夏天裡很常看到但冬天裡根本不會有人穿的汗衫和一件露出黑子細瘦白皙的大小腿。

走到赤司旁邊的沙發,黑子就懶散的躺下休息。

赤司把視線從手上的書抬起,往身旁一臉慵懶,剛洗好的臉頰紅通通的實在是很可愛,而且穿著單薄的衣服,更顯得黑子的身子是多麽的瘦小,而屈起得雙腿讓原本就很短的褲子往下滑去,讓原本只遮蔽一半大腿的現下已經露出光滑透亮的美景。

「哲也,別直接躺下。」

「可是好累啊……」黑子懶散又委屈的說著。

今天已經被那群看似乖巧但又是小惡魔的孩子們給搞得疲累。原本只是好好的在動手自己做小點心,但是有一位小朋友拿起鮮奶油往他人砸去之後……就發生了食物暴動。

雖然有好好的念念了孩子們,但是後續的清理都是由他們老師來做,整個已經超出黑子可以接受的範圍內了。

「這樣子會變成小豬的唷。」赤司笑吟吟放下書本,起身往黑子的方向走去並坐下。

「這是在吃完飯直接躺下才會說的話吧,赤君。」黑子對赤司如此說著,常常會這麼跟小朋友叮嚀不可以吃完飯就躺下來睡覺的黑子,當然也曾用這種話去警告著孩子們。

「我知道啊。」隨著語落,赤司的身子也往下壓去,黑色的影子蓋上他。「假如能把哲也你變成小豬的話也是挺艱難的任務呢。」吻落下,在眼皮上親吻著。

「我才不想變成小豬。」接受著赤司的點點細吻,黑子小小聲的笑著。

「哲也變成小豬的話也挺可愛的不是?」腦中大約想了下黑子成為小豬的畫一定還是很可愛的。

「那我是小豬的話,赤君就是大野狼了。」

「喔?」赤司挑起好看得眉,望著身下的黑子,璃藍色得雙瞳映著自己,微紅的臉蛋讓黑子增添了美。

「那我是否要實施大野狼的義務呢?」

笑著吻上黑子的唇,許久沒有品嚐的香甜不時的誘惑著他,剛洗好澡的木浴乳味道和黑子獨特香味融合在一起,刺激著已經許久沒有好好抱過黑子的赤司。

原本只是想要好好品嘗跟戲謔著身下的人兒,可是這麼一個綿長的吻就這樣不小心的擦槍走火,讓兩個許久沒性事的兩人點燃了那把想要對方的火焰。

手從下擺探入黑子的衣服裡搓揉著乳首,刺激著黑子。

「等、一下赤君、」

「不要,我可是很盡責的在當哲也口中的大野狼呢。」

「啊別、赤司、君……我今天已經……沒、力氣了、啊……」

「沒力氣了?」拉開衣服,舌頭舔向平坦的腹部,又濕又熱的紅舌碰到身軀時黑子震了身子,赤司往上舔去。

「那就更要好好的增進你的體力啊。」舌尖舔上被他搓揉後挺立的粉紅色小蕊,黑子忍不住的驚呼一聲,並且咬著牙問著赤司。

「這、這有……什麼關聯……」

「你的體力變得還比以前更差了,所以只好藉由這個方法好好的訓練啦。」赤司咬著黑子的紅蕊口齒不清的回答,一隻手也不忘記要給另一邊小蕊滋長。

「什、啊啊……」扯著黑子的紅蕊,讓他發出奇怪的聲音。

「人家不是說,做愛比運動更加的有效嗎?」

「什……麼話啊……」

退去黑子的短褲,赤司的手摸上大腿,細滑的感覺總是令他流連忘返的,這麼一個男人的皮膚怎麼可以這麼好呢?真讓人愛不釋手。

手摸上已經因為赤司親吻著乳頭的關係而半抬起的稚嫩,前頭分泌的絲絲液體讓內褲都沾濕了。而嘴也沒停下,啃咬著黑子的身軀,在他胸前和腹部留下紅紅小點做出記號來,在雪白的肌膚上種下點點鮮紅野莓。

隔著薄薄的白色內褲給予快感,黑子的分身很快的就站立了起來並且噴灑出來。

「哈啊……赤君……」

「好濃。」舔拭手指上的白濁液體壞笑著說著。

燒紅了臉蛋,雖然兩人的性事已經無數可以算起了,但是這樣子的赤司還是會讓他很害羞啊……為什麼這個人總是不害躁的說出這些話呢?透明的身軀也漸漸的染上漂亮的薔薇色彩,令人失神。

把黑子的兩條細長的大腿分開手指就這麼一次探入了兩根,黑子首先是驚呼一聲,看著赤司如此急迫的樣子,經過了許多次的性事,當然也清楚自己該做些什麼事情……自己放鬆了後頭的壓力,讓赤司的手指可以好進出擴張後穴。

感覺到黑子細微的變化,赤司劃開笑容且再次吻上剛剛被他嚙咬呈現紅腫樣的唇,就是要讓黑子更加的安心。

接受著赤司溫柔又帶點霸道的吻,黑子也與之交纏,舌頭舔過口腔的每一部分,吸取黑子口中香甜的液體,奪去他僅剩的空氣,直到黑子忍不住的拍打他的胸口才稍微退開。

「哈……哈啊……」

「哲也是學會了後面的放鬆技巧,但嘴上功夫好像還未到家呢。」已經順利的插入第四根手指潤滑的後穴發出了水澤聲,讓臉皮薄的人兒又在添上了緋紅。

從緊閉的小嘴裡發出絲絲微弱的淺吟,黑子忍著羞恥不發出,這是黑子在性愛中會有的習慣,總是希望自己可以壓抑住所有的惱人呻吟,卻不知道這麼忍著根本只是挑逗人心、讓人心癢難耐。

這樣子的黑子讓赤司喜愛不已。

手指摩擦的柔軟的內壁許久後才去碰觸那最敏感的一處,這麼一碰又讓小唇發出嗚嗯幾聲。

抽出了手指,接著把自己已經脹痛的熾熱對上充分擴充好的穴口緩慢推入。

「哈啊……」

在黑子緊皺著小臉上留下細吻,最後吻上發出呻吟的小嘴。把自己的性器全數推入後,開始小小的前後擺動著。

摸上剛解放不久隨著他的刺激又再次站起的稚嫩,給著身下人雙重的刺激。

所有的呻吟從兩人接合的雙唇斷斷續續的洩漏而出,兩人下身交合處也隨著赤司逐漸加快的速度發出肉體拍打的啪搭聲以及的液體濕潤聲。

「哈、哈啊……赤君……」

「哲也……」

隨著赤司加快的動作黑子逐漸高昂個聲音刺激著他著神經,粗喘與嬌吟迴盪在溫暖的客廳裡。

「嗯……赤、征十郎……征十郎……」

圈上赤司的頸部,黑子緊抓住赤司身上的灰色棉衣,不停的喚著赤司的名,只有在做愛的時候他才會叫出他在平時絕對不會叫的名。為此,赤司還曾一度跟黑子吵過架,但過沒多久赤司也釋懷了。

反正,這樣子也好。

讓人提高性致呢。

聽著黑子斷續喚著他的名加上動人媚吟聲,讓赤司更加加快了腰的動作衝刺貫穿柔軟緊致又熱的內壁,赤司享受著。黑子體內緊咬著自己,真是讓人欲罷不能。

低下頭啃咬著光滑細窄的肩頭,留下一顆顆鮮豔的紅色印記。

在赤司的雙重刺激下,黑子很快的就承受不住噴灑出來,讓赤司的小腹、手掌都沾上屬於自己的液體。

射出的關係讓黑子緊縮住後穴讓赤司連帶受到刺激,在他體內又衝刺的會兒也在黑子體內灑下白色的種子。

黑子大口的喘著緩平自己的氣,水藍色的眼無法對焦。

低下頭在黑子的臉眼上親了兩下,抽出自己的性器把人溫柔地攔腰抱起,知道赤司想做什麼的黑子只是摩蹭著赤司的胸口,用著些許抱怨的口氣嘀咕著。

「別抱怨了,在抱怨下去我可不保證我在浴室會再要你一次唷。」

「……赤君的話不可相信,你哪次沒有的……」黑子嘟起可人的小嘴,讓赤司輕易的偷了個香。

「既然清楚,那就乖乖的別掙扎了。」笑的燦爛如花。

「……」






Fin.

我知道我斷在這裡非常的不完美
但就讓我斷在這吧!!!!!!

我討厭H文啦!!!!!!!!!!(#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