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90202

    累積人氣

  • 49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蠟筆小新【新徹】無題

冬天裡的夜晚總是比較寒冷,街道上的路燈在晚上五點就亮了,就是為了引領人可以順利的回家。

著小小的步調,冬天是他最討厭的季節了,就算又再怎麼多的暖暖包和衣服沒什麼用,冷風從領口、袖口以及褲子的洞口灌到身體裡,讓自己想暖起身子都沒辦法。

抖著發寒的身體,他趕進加快腳步想回到溫暖的家中,喝杯媽媽泡的熱茶、洗個熱呼呼的熱水澡後就窩在暖桌下悠閒的看電視。

這麼想著的他加快了步伐。

好不容易到了家門口,用著凍僵的手從口袋裡拿出家中的鑰匙,僵硬的手些漫的打開了家門。

打開門,家中溫暖的熱氣讓自己好開心。

快速的把大門關上,阻隔所有讓自己心情不愉快的冷風。

聽到門被打開的聲音,媽媽很快的就來迎接自己。

「回來啦,小徹。」

「我回來了。」看見自己凍紅了雙頰,媽媽一臉心疼的樣子讓他忍不住的撒嬌要她為自己泡杯熱可可,媽媽只是充滿溺愛的笑了下,說了這麼大了還那麼愛撒嬌啊就走進廚房裡為自己忙了起來。

把鞋子排好後,他走進客廳裡想窩著一會兒,然後喝杯熱可可後再去洗澡。卻看見了不該出現在這裡的人。

只見那人看見自己,「呦」了一聲當作打招呼後就盯著螢幕上的比基尼美眉們露出變態的微笑。

運轉過來的腦袋,他充滿不敢置信的吼著:「你怎麼在這邊?」

「啊,我來你家作客啊。」理所當然的語氣,讓他更加的憤怒。

「來,小徹給你。」媽媽把沖泡好的熱可可給了他,然後說:「今天我剛的時候就看到小新站在門口,想說他怎麼來了,才知道他是來找你的。」媽媽慈藹的笑了笑,解釋這個人為什麼會出現在自己家中。

「喂!你來幹嘛?!」我問著,並把東西放好後坐在他的對面,狠狠的瞪著他。

只見他對著電視裡身材姣好的女性們露出傻呼呼的笑,心情一下子就變差了。

「啊?喔喔!因為剛好來這附近跑業務啊,就順到來你家看你一下,結果才發現你還沒下班。」

「什、」聽到小新的回答,差點忍不住怒氣。

只是因為「順到」嗎?可惡。自己這樣子又到底算些什麼呢!

剛剛原本回到家的好心情一下被打散了,現在只剩下憤怒和些討人厭的失落感。

「既然你看到我了,可以回家了吧?」口氣不佳的,我說著逐客令。

「欸......可是外面好冷呢......

「給我滾出去啦!」

「小徹,不可以這樣子唷。」媽媽露出斥責的眼神,眼裡說著不可以這麼對客人。

吞下滿滿的怒氣,咕嚕咕嚕的把應該是很甜且可以讓人好心情,如今卻因為眼前這個傢伙讓他失去了好味道的熱可可喝掉。說了聲我去洗澡了,就快速的奔回房間裡。

 

可惡可惡、為什麼這傢伙會出現在家裡呢?

而且還說是因為「順到」才過來找自己的!什麼鬼啊他!

扯下脖頸上的圍巾,憤怒的想著。

原以為......他是因為自己才來的......畢竟都那麼久沒見了、一個月了吧......之前還未工作時見面的時間已經夠少了、而真的各自都有了工作時間又更縮減了。

想著他自己真像個白癡啊!

拖下大衣忿忿的想著罵著自己、自己的想念原來那麼不值得!想了那麼多哪有什麼用!結果還不是──

「可惡!最討厭你了啦!」把大衣都在床上,自己忍不住的大吼了出來,想法堆積起來的怨恨給發洩出來。

剛吼完的他,眼睛泛著淚,這麼不爭氣得自己怎麼可以呢......怎麼可以為了這點小事而哭?把自己在公司的魄力來出來吧!

這麼想著的,給予自己力量和鼓勵。

抒發完了,該去洗澡讓自己腦子冷靜一點且讓身體暖一點。一定是天氣太冷讓自己胡思亂想且神經線比較脆弱。如此推卸責任的想著。

打開房門,卻看到原本在客廳裡看著比基尼美眉的男子站在房門外。

......你怎麼上來了?」

「來看你啊。」

眼斜斜的看著自己,讓自己不禁想著該不會剛剛自己的亂吼亂叫有被聽到吧?還是裝作沒事好了。

「是喔。」

正當他要關起房門,站在牆邊的男子有了動作,一把扯著自己的手拉近了房間裡。

「欸!痛......」聽到門用利被關起的聲音,而自己的頭撞上了門。被弄痛的抬起眼怒罵:「你幹......!」卻在看見男子的眼神沒了聲音。

「剛剛是在罵誰呢?」男子把頭塞進自己的頸窩裡,他呼出的氣讓自己的心跳也亂了。

「關、關你什麼事?」

「感覺你在罵我啊。」用鼻尖摩娑著他的脖子,挑逗著。

「就、就算是罵你、也不甘你的事吧!」可惡,別在人耳邊說話啊笨蛋!

「可是......這樣子我會很傷心呢。」男子握住他冰冷的手,溫暖的大掌好溫暖,讓他的心也跟著溫暖了起來。「手好冷,外面很冷吧。」

「冷死了好不好!」忍不住的,他脫口的抱怨,就像以前一樣。

兩人是一起成長的兒時玩伴,幼稚園、國小和高中都在同一所。在國中的三年間有稍微的分開一陣子,但是因為家裡住的近、而且小新的媽媽也會跑來自己家拜託自己交這傢伙功課,所以他不時的會跑來自己家來作客,還習以為常了。

而高中,他考上了T大,而他也考上了T大,說是因為他的關係所以他也考的上了......然後,兩人就開始了高中的生活,每天每天,兩人都會一起上學、一起放學回家。

原本只是很普通的朋友,只是會一起上下學而已的朋友,卻在他看見一次次他跟女生們非常要好的畫面時,心裡不知不覺有了許多的他很不清楚的酸味。

想說這樣子的事......只是朋友間不捨吧?但是,要說是朋友,也不算是啊。

頂多,算是比較常上下學、兩人家距離近點的、普通朋友。

這麼想著的他,只覺得心理好難受。

但當他交了女朋友,那個已經比他還要高大、挺拔,也且更帥氣的少年走向他並且要他給他一個解釋時,他非常的不明瞭。

不明瞭為什麼他要那麼生氣。

到後來的後來,他才知道那是屬於男子的吃醋。

再後來的後來,他才知道那個男子是喜歡自己的。

而且,是從幼稚園的時候。

──你、胡說的吧?

──不是胡說,是認真的。

──你那時、眼睛都是看著大姊姊的啊。

──那是因為我不知道我對你的感情是「喜歡」,所以才會想藉由看著大姊姊們來導正。

──......

──喂,風間,我喜歡你。

──你......

──我喜歡你。從幼稚園開始,就一直,喜歡著你。

──閉嘴啦......

也接著,兩人就在一起了。

「真的,手都冰了像冰棒一樣了。」

「不只手啦!還有腳啊!」

「那我來溫暖你好了?」

聽見男子的話,他羞紅了臉,忍不住的,他往了十八禁方向想去。畢竟從高中三年級到現在,已經許多年了,也一定會有性愛。並且,他也已經很久沒有解決生理需求了。

「我、我才不要!」

「你幹嘛突然那麼激動。」

知道自己失態了,他羞紅了臉用力推開壓在自己身上的重物,大吼到:「我先去洗澡!」

「欸等等啊,你別害羞啊。」輕鬆的扯回他,把他壓入懷裡。

熟悉的味道,許久沒聞到的味道,令他既安心又眷戀的,人。

「抱歉讓你孤單了。」

「我才沒孤單。」

「對不起啊。」

「就說沒有了啊!」

點點細吻在眼瞼上一一落下,並深出舌頭舔去他。吻去他的淚,吻去他的不安。

我回來了。

 

「別再不安了好嗎?我會盡量每天回來看你的。」

「我才不需要你回來看我!」

「別嘴硬了啦。」

「我哪有嘴硬!」

「好啦好啦,你不是要洗澡?我幫你服務吧!」

「我媽還在家呢!」臉紅。

「那就要小聲一點啦,親愛的小徹。」

「你給我滾出這裡!」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