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5553

    累積人氣

  • 13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黃黑-喜歡







        把滴著小水滴的金黃燦髮用毛巾吸去多餘的水,熱氣從浴室裡跑了出來,黃瀨涼太踏出浴室往客廳喚著:「小黑子!可以洗澡囉!」

「好的。」

拿起遙控把電視關掉電源,踏著輕又可愛的腳步走進房間裡拿了衣服往浴室走去。很快的,就可以聽見裡頭傳出的水聲。

跟黑子哲也同居的日子也快滿四個月了,從一個人的日子,變成了兩個人的日子、從不會做家事的人,變成會一手包辦所有家事、從每夜想著他難以入睡,到現在可以擁抱自己最愛的人入睡、從好愛,到愛到無法自拔……

正式與黑子哲也真正的再一起,是在自己考上機長的那個時候,他第一個想跟人分享那份喜悅的,就是黑子哲也,而趁著那時候,他跟黑子哲也告白了。

他跑到黑子哲也的幼稚園,再大家的面前,對他告白了。

「我喜歡你,小黑子。」

沒有得到跟以前一樣的回應,黑子哲也急急的抓著黃瀨涼太的手走進教職員裡,要其他的老師幫忙看故一下自己班的孩子們。

國中、高中、大學到出社會,他只要一有空就會去纏著他最喜歡的那道身影,從一入隊的好奇他的存在、認同他的才能、在意他的一切、吃著他與別人要好的醋、發現自己喜歡上他,再來就是無可救藥的愛慘了。

好喜歡好喜歡這個人,所以當他拒絕自己的邀請、他不會退縮,所以到了高中還是一樣有空就去纏著他、所以升上大學可以長跑出校外他就天天往外跑、所以當考上第一志願時,第一個想分享的人是他。

「我喜歡你,小黑子。」

這句話講了千萬遍有了,每次只是被他平淡的拒絕。雖然很挫敗,但是也在這聲聲的告白中慢慢知道了自己的心情。

「小黑子,我是認真的。」聽到黃瀨涼太那麼認真的表情,黑子哲也難得的露出詫異的表情。

「別開玩笑了。」黑子哲也撇開低下了淺藍頭顱。

很怕黑子哲也又認為自己是開玩笑,黃瀨涼太這次鼓起了決心,就算會被拒絕,也好讓自己的感情,可以更加的去面對。

就算是,他拒絕了自己,他還是不會退縮,會更加的去讓自己成為黑子哲也喜歡的人。

「小黑子,我是認真的。請相信我。」伸出手,輕握住那比自己還要小上許多的雪白雙手,黃瀨涼太放柔語調卻充滿了真情。

「我喜歡你,小黑子。從國中看見你的時候,我就一直看著你。」

告訴他自己是多麼的愛他,這讓人多麼的難為情,但是,他就是想繼續的說下去。就只是希望黑子哲也可以明白自己的心情。

「在國中,你擔任我的指導員,每天、每次看到你,我真的好開心好快樂,看到你和小青峰那麼要好,我真的好難受好吃醋。你突然的退部,讓我真的好驚訝,根本不懂的籃球有什麼好的了。」

「升上高中,好不容易找到你,但是你卻和小火神變得很要好,我真的忌妒的快要死掉了……」

「小黑子,我從國中的時候,就喜歡你了。」

「所以,可不可以……給我一個愛你的機會呢?」

垂著腦袋的人兒沒有說話,讓黃瀨涼太急了。

「小黑子……」

「……明明……」

「嗯?」

抬起淺藍色的腦袋,黑子哲也用著微紅的臉蛋面對著黃瀨涼太。「你說的,是真心話嗎?」

「怎、怎麼這麼問?我不是說了那麼多了嗎?」黃瀨涼太苦笑,他那麼認真的真情告白,還是不能讓他知道自己有多麼愛他嗎?

「不是一時的腦袋燒壞了嗎?不是開玩笑嗎?」

「咦?」

「明明、明明跟青峰君ONE ON ONE很開心啊!也跟笠松前輩處的很來啊!明明就有那麼多女生追、為什麼……」

「欸?」

那一天,黃瀨涼太看到了不像平常那淡然的黑子哲也。

黑子哲也哭了,黃瀨涼太慌了。只能不斷的安慰,是因為自己的愛給予他最愛的人太多的壓力了嗎?他只是……希望自己的情感可以傳給黑子哲也,沒想到卻傷害了他。

自己也真可恥。

在心裡嘲笑著自己,黃瀨涼太抽了幾張衛生紙湊到黑子哲也的臉,不斷的不斷的說著對不起,但人兒的淚頻頻滑落,每一顆滑落的淚水都狠狠的打在黃瀨涼太的心上。

想像以前一樣的打哈哈帶過的黃瀨涼太,忍著心裡的痛,想開口告訴黑子哲也是開玩笑的。卻聽到哭聲中帶著斷續的字句。

明明……就試著去忘掉你了啊。

黃瀨涼太愣住。急急忙忙的跪在黑子哲也的面前問著到底什麼意思?

哭紅那黃瀨涼太最愛地天空色彩的雙眼,心裡一陣不捨。黑子哲也吸了吸自己鼻子,只說了黃瀨君是笨蛋,就把他趕出了幼稚園。

 

喀擦。

門打開的聲音。黑子哲也從浴室裡走了出來,小臉上被熱水征的紅通通的很可愛,洗好澡後的幸福神情雖然很淡,但已經可以感覺到細微變化的黃瀨涼太知道黑子哲也很開心。讓黃瀨涼太好想咬一口。

「小黑子,來這邊!我幫你擦頭髮。」

黑子哲也沒有說話任何一句話,就踏著稍快的腳步來到黃瀨涼太的面前,一屁股的坐了下去,讓黃瀨涼太為自己服務。

看到這樣子依賴自己的黑子哲也,黃瀨涼太只覺得自己好幸福。

輕柔地擦拭著那顆銀藍色的細絲,黃瀨涼太順便幫黑子哲也按摩著腦袋。擦了半乾,黃瀨涼太才拿起吹風機幫黑子哲也吹頭髮。

黑子哲也像隻貓的享受著溫柔的手指在自己髮間的游移,瞇起了雙眼。

見這樣子的黑子哲也,黃瀨涼太好看的唇忍不住的往兩旁撐開,微笑。

能跟黑子哲也這樣子的相知相惜,也該好好的感謝那群國中一起打球的好友、還有在高中與黑子哲也是同班同學的那個人。

被黑子哲也轟出幼稚園的黃瀨涼太只覺得氣憤、懊惱、還有心痛。

氣自己的沒用、懊惱自己的愚蠢……心痛著黑子哲也的眼淚。

考上機長的雀躍,頓時散的無影無蹤。

決定去酒吧把自己灌的死醉,讓自己可以忘掉那心空了一塊的感覺,卻在路上遇到了青峰大輝和火神大我。

青峰大輝看到黃瀨涼太時,問著自己是不是最近沒睡好或沒東西吃,這才知道自己的臉有多麼慘白。用著快哭出來的聲音,問著被自己嚇著的兩人可不可以陪他去喝杯酒。然後三人就到了酒吧。

接著很驚訝的,發現到綠間真太郎一臉不爽的在酒吧裡,而綠間真太郎的高中同學,高尾和成也在一旁,手上拿著許多漂亮色彩的調酒。

對於他們在這裡很驚訝,高尾和成笑著解釋,才知道是因為最進醫院的事情太多,所以他才帶著綠間真太郎來酒吧裡喝喝酒讓自己可以快樂點。但馬上就被綠間真太郎給打槍了。

老朋友的再次重逢,黃瀨涼太並沒有說多高興,只知道要趕快用酒精麻痺自己。

一杯接著一杯,桌子上放上許多空的玻璃杯、然後又放上幾杯閃爍著美麗色彩的調酒。

喂喂喂。左側傳來阻止的聲音,綠間真太郎用著不屑的口氣說著喝那麼多是想酒精中毒嗎?你的身體壞了我可是不會救你的。

黃瀨涼太笑了笑,又想拿起面前的酒狂灌,卻被一隻黝黑的手給阻止了。

「你夠了沒有?你今天真的很失常。」青峰大輝冷著語調,把黃瀨涼太手中的酒搶過。

「讓、我喝。」想搶過青峰大輝手上的酒杯,卻因為身體充滿了酒精的浸泡而顯得笨重而遲鈍。

輕而易舉的躲過黃瀨涼太的手,青峰大輝一臉嘲笑的問著現在黃瀨涼太最痛的地方。

「你失戀了?」

碰了一聲,黃瀨涼太一拳的打在青峰大輝的臉上,坐在左側的綠間真太郎傻了眼,跳完舞剛回來的高尾和成傻了眼,剛通完電話的火神大我也傻了眼。

定格了幾秒。青峰大輝抓住黃瀨涼太的衣領,對著他大吼:「你做什麼!」

淚,從俊美的臉蛋滑落。

四人都發愣的看著黃瀨涼太的失態。哭的不像女生們所愛慕的黃瀨涼太、不像男人們會忌妒的黃瀨涼太。

放開黃瀨涼太的衣領,青峰大輝緊張的看向其他人。

綠間真太郎站起身子,在黃瀨涼太身後問著怎麼了。「你今天很反常。」

黃瀨涼太發出呵呵的笑聲,大家都聽的出來那是說是笑聲根本不成立,而是悲痛到了極點的笑聲。

「是啊……我……失戀了。」黃瀨涼太如此說著。

「我……被小黑子甩了。」

四人不由愣住。已經醉了的黃瀨涼太沒有理會大家的表情繼續說著,像是要把自己內心的痛說出來。

「今天啊,我考上了機長這個位置啊,就開心的跑去找了小黑子呢!就在大家的面前,我跟小黑子告白了。可是啊、可是……我的愛,對於小黑子是種負荷吧?啊……不是,是實實在在令人喘不過氣的負荷啊!」說著說著,黃瀨涼太邊哭邊笑。

「我好愛他啊……可是要怎麼辦呢?我惹小黑子哭了啊……惹他哭了……我真的是、太沒用了……」埋住自己的臉,黃瀨涼太無聲的哭泣著。

「……黃瀨。」火神大我開口。

「你,是真心喜歡著黑子他的吧。」

「喜歡!不……是愛啊!我愛他!」黃瀨涼太對著火神大我喊著。

「那我告訴你吧,黑子他……」深吸了一口氣,「他是喜歡你的。」

傻住,接著是悶哼的笑。

「小火神,別說那種欺騙人的話了。」

「我沒再騙人。剛剛黑子打電話給我。」

「……」是嗎,願意打電話跟火神大我聊天啊。濃濃的醋意、醜陋的妒意。

「他用著很慌亂的聲音問著我該怎麼辦,他被你告白了。」火神大我說:「他說他的心好痛。」

心好痛?

「他說他已經快瘋了,每次每次想要忘掉你的時候,你卻會不停的冒出來,他每次想趕你走,卻趕不走,他真的很困擾。」

我果然是負擔嗎?

「每次的,在他想要放棄你對你愛戀的感覺時,你卻偏偏都會冒出來打擊他的決定。」

什麼?……火神大我他……剛剛、說了什麼?

 

關掉吹風機後,黃瀨涼太撥著黑子哲也蓬鬆柔軟的淺藍髮絲。

「怎麼了?黃瀨君一直在笑呢,好噁心唷。」

「欸欸……小黑子好過分唷。」笑著把人擁入懷裡,黃瀨涼太摩娑著黑子哲也的髮。「我只是想到,我們在一起的那個時候。」

「……」

「真的好開心啊,我跟小黑子真的是互相喜歡的啊。」

黃瀨君你腦袋燒壞了嗎?」看到淺色髮絲間的耳朵,染上了紅。

「沒有啊,我只是很開心啊。」親吻著髮旋,黃瀨涼太心中充滿了滿足感。果然,還是要有黑子哲也這個人,他的世界才會完美啊。

「那個時候,我才知道小黑子也是喜歡我的呢,你都不知道我的心有多雀躍啊。」

「我只看到一個邋遢喝得全身是酒臭味的流浪漢跑來我家。」

「不過小火神、小青峰還有小綠間他們都知道,我還聽說小赤司他們也知道這件事呢。」黃瀨涼太用著可憐兮兮的聲音說:「這樣子我好可憐啊,我都不知道呢。」

「是黃瀨君自己的錯。」

「是啊,都是我的錯。」接受黑子哲也撒嬌般的抱怨,黃瀨涼太舔著耳背。

然後感覺到懷裡的人在掙扎,黃瀨涼太又加緊了手臂的力道。

「沒想到,小黑子也是從國中開始喜歡上我的啊。」

「放開我,黃瀨君。」黑子哲也紅著臉叫著。

「不放的喔,」把頭埋在黑子哲也的頸窩裡,聲音有力的傳到了黑子哲也的心。「不管如何,我都不會再放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