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089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赤黑-赤司君,生日快樂

 




        青峰大輝接到黑子哲也傳來的籃球,越過了防守的球員,俐落的投球、灌籃,每一個上籃的動作都令其他球員驚嘆。

        擦了擦流下來的汗水,青峰大輝撇向門口。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桃井五月奇怪的看著他的動作,也有些疑惑的看向其他人。

        「往門口看去」的動作,不只是青峰大輝,黃瀨涼太、紫原敦,就連綠間真太郎也假裝不在意但每次把眼鏡推回鼻梁時翠綠的眼睛一定會飄向門口。

        還有黑子哲也,他是往外看去最多次的人。

在部裡等待的奇蹟世代所有成員都不怎麼專心的練習,雙眼不時的望向門口,這讓桃井五月頭上冒出非常多的問號。

趁著大家休息的時後她跑到坐在板凳上的黑子哲也身旁。

又來了呢。淡藍的眸子望著門口。

「哪哪,哲君。」

「有什麼事呢?」溫和柔軟的嗓音從嘴裡吐出,黑子哲也擦著從額留下的汗歪著頭問。

太可愛了了了了了了了了了──!歪著頭是犯規啊犯規!忍著內心激動亢奮的心情,雖然還是不小心冒出了幾多小花,桃井五月蹲在黑子哲也的腳邊,揚起頭來在他的耳邊偷偷問著:「今天……大家為什麼都一直往門口看呢?」

應該是桃井五月散發出好奇的氣息太重,黑子哲也只花了短短的幾秒就了解她再問些什麼。

「我們在等赤君唷。」

「咦?」桃井五月詫異的發出了單音節。等赤司征十郎?「為、為什麼?」

「嗯?桃井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俏皮的向桃井五月勾勾手只要她靠近,而她則是紅著雙臉緩緩的將耳朵湊過,黑子哲也如此得靠近她、呼出的氣息也噴灑在她的耳邊,心臟怦怦的跳著。差一點聽不清楚黑子哲也說了些什麼。

那也只是差一點。

「今天是,赤君的生日唷。」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高亢的驚訝聲迴盪在體育館裡,顯得有些吵雜。

「吵死了、五月!」青峰大輝不滿自己的耳朵受到高音頻的尖叫聲地攻擊,對桃井五月吼著。

不理會青峰大輝的大聲嚷嚷,桃井五月再次蹲下身子,臉上充滿了驚訝。「真、真的嗎?哲君。今天是赤司他的生日?」

「是的。」

「為、為什麼哲君會知道呢?還有,為什麼其他人也知道呢?」黑子哲也知道就算了,但是為什麼青峰大輝也會知道呢?明明是個啥麼都不用腦子的笨蛋啊!

「在某次關係下,我知道了。而青峰君他們是因為我的關係才知道的。」

「怎、怎麼沒有跟我說呢?」桃井五月對於「有跟青峰大輝那等人說」小小的吃醋了下,好好啊、都可以跟哲君那麼親近。

「我想說,桃井桑會對於這種事情沒興趣啊。」

「怎麼可能呢!」只要是哲君說的話我都很感興趣啊!「我也想幫赤司買個生日禮物啊。」

「嗯……抱歉了呢,桃井桑。」黑子哲也露出愧疚的神情,讓桃井五月瞬間覺得自己怎麼可以這麼可惡、讓黑子哲也露出這種不適合他的表情。

「沒、沒事的!哲君!只是有點小小遺憾沒有幫赤君買到禮物!」所以哲君請別露出那種表情。

「嗯……」

「所以,現在大家是在等赤君過來囉?要幫他辦生日派對?」

「沒有的,也不算是派對,只是小小的聚會而已。唱個生日快樂歌,然後……」黑子哲也頓時閉上了嘴,水藍的眸子看著門口。

桃井五月也往門口看去。

是赤司征十郎。

「練習完了?」

「是的,大家都照著赤君的練習表做完了。」黑子哲也站起身子往赤司征十郎走去。

黑子哲也開口了,小小聲的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但很清楚的看到赤司征十郎挑起了好看的眉,寶紅的雙眼有一絲的玩味。

赤司征十郎則是先對其他隊友喊了聲「可以回去了」大家發出開心的嘆息聲,赤司征十郎給的訓練表真的不是人可以做的,每每做完總是會非常的累。

如此說完的赤司征十郎也對黑子哲也說了些什麼。

「果然還是要小黑子去說比較好。」黃瀨涼太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桃井五月得身後說。

「咦?小黃?」

「由我去邀請小赤司參加派對感覺就是會直接被打槍,要小青峰去說的話感覺又很違和、小青峰根本不可能參加啥麼派對的啊。」

「喂!你什麼話!」

「黃瀨,快收拾東西吧,黑子他們講好了。」把水瓶放在椅子上,綠間真太郎如此說道。

一紅一藍的身影朝著他們走過來,赤司征十郎說:「還不快收拾好,不是要出去嗎?」

每個人都快速的把東西收拾好,青峰大輝拍了拍桃井五月的肩膀對她說「快回家吧」的簡單話語就直接往外走去。

而其他人則是要桃井趕緊回家,別在外處逗留不然很容易遇到危險的。被這麼叮嚀的桃井五月只能心不甘、情不怨地乖乖回家。

 

「乾杯──!」黃瀨涼太高舉著玻璃杯喊道,大家也應應景的互相敲了下杯子把杯裡的飲料給喝下。

因為大家都還未成年,所以喝得不是啤酒,而是碳酸飲料。雖然青峰大輝想點幾瓶啤酒,卻在赤司征十郎的瞪視下「嘖」了一聲放棄。

黑子哲也把蛋糕切成了八等分,紛紛的分給赤司征十郎、綠間真太郎、青峰大輝、黃瀨涼太,最後才是紫原敦。

「小黑不吃嗎──?」切了蛋糕的一角,紫原敦問著。

「沒關係,我不餓的。」

「小黑子小黑子我分給你一半!」某人很熱心的提出。

「不用了,謝謝黃瀨君的好意。」馬上就被拒絕。

「活該啦!」某個人也很幼稚的發出嘲笑的笑聲。

用自己的叉子切了一小塊的蛋糕,紫原敦伸長手臂把蛋糕湊到黑子哲也的嘴邊,要他吃下。

遲疑了下,黑子哲也才張口咬下。

「小黑子好不公平──怎麼這樣子啦!」

黃瀨涼太大聲嚷嚷的令坐在他身旁的綠間真太郎「嘖」了一聲,「安靜點好嗎?這裡不是只有我們這些人。」

「小綠間你怎麼這麼說啦!」

赤司征十郎看著面前這種混亂樣,雖然心裡有許多的煩躁,但是心底的深處又覺得這樣子的場面是如此的開心、珍貴。

啊啊、自己怎麼感性了起來?真不像自己啊。

「赤君。」平淡的嗓音從自己的右側傳來,黑子哲也把最大塊的蛋糕遞到他的眼前,「請用。」

紅色的雙眼盯著黑子哲也些許,才伸出手接過盤子,跟紫原敦的動作一樣,切了一塊的蛋糕遞到了黑子哲也的嘴邊。

對於赤司征十郎的動作有些疑惑,但還是不違背乖乖的順從,張開了粉紅色澤的嘴,咬下。奶油還不小心的沾到了下唇,黑子哲也伸出紅舌舔去。

「好吃嗎?」

「滿好吃的。」黑子哲也著剛剛的味道,回答。

「那再吃一口吧。」順手又切了一塊湊到嘴邊。

「啊……唔。」想拒絕的黑子哲也,嘴巴又被塞了一口蛋糕。吞下口中東西的黑子哲也避開赤司征十郎再度湊過來的手,「赤君自己吃就好,那是要給你的。」

「我想看哲也吃蛋糕的幸福表情,所以,張開嘴。」

看著赤司征十郎的表情,黑子哲也小小的掙扎了下,身體有些往前傾吃下蛋糕。微紅的臉蛋透露著黑子哲也的害羞。

「……我怎麼感覺小赤司和小黑子再故意放閃光啊?」

「你想太多了吧?」推了下眼鏡,反駁。

好不容易推拒掉赤司征十郎再次餵食,黑子哲也從書包裡翻出一盒底色是淺藍色,上面有幾朵插圖般的盒子。

「赤君,生日快樂。」

「謝謝你,哲也。」

看見黑子哲也舉動的大家,也紛紛拿出自己準備的禮物。

首先,是綠間真太郎的禮物。

「給,這是我去書店裡挑選出來的書,對你一定很有幫助。」禮物是兩本書。一本是《射手座之2013年的星座運勢》和《將棋之神手級的使用說明書》。

雖然覺得對赤司征十郎沒什麼幫助,星座運勢他根本不在意,而將棋這種書他不用看就可以去打片天下。赤司征十郎只是嗯了一聲就收下來。

「小赤~這是我要給你的禮物唷!」紫原敦從書包裡拿出一包的糖果袋子,裡面充滿多種的零食,有糖果、餅乾,顏色也豐富的令人想吃幾口。

「謝謝。」

「赤司,這是小麻衣的最新雜誌,你要好好收藏啊!」青峰大輝從軟趴趴的書包裡拿出一本雜誌。

「小青峰,為什麼開過了啊?」黃瀨涼太提出疑問。

沒錯,雜誌外的塑膠套模已經被撕開,還有翻過的痕跡。

「青峰君麻煩請你別把你的不良嗜好當作是赤君的嗜好好嗎?」黑子哲也眼神冷淡還帶點稍稍的鄙視。

「喂!哲!你那什麼眼神啊!」

「這種東西你還是自己留著吧,大輝。」

聽見赤司征十郎這麼說的青峰大輝馬上眼睛亮的起來,黃瀨涼太瞬間明白這是青峰大輝打好的算盤。

「那我就……」

「這種沒營養的東西,留著也沒用。」

「什麼沒營養啊!」青峰大輝刷著站起身子,翻開某一頁只著照片的其中一張大聲喊著:「你看看這胸部!叫沒營養嗎!」

「我現在只想知道,大輝你腦袋的營養到底去了哪裡?」

「啥!」

「好啦好啦,小青峰,你別生氣啦!」把人壓回椅子上,不理會旁邊傳來的碎碎念聲音,黃瀨涼太拿出袋子裡的東西,是一條米灰素色的圍巾。

「來!這是給小赤司的生日禮物唷!」

「謝謝。」

 

禮物送完了,蛋糕也吃完了,大家都各自要回家。

在店家門口揮手道別的大家朝著不同的方向走去。

除了赤司征十郎和黑子哲也。

兩個人走在熱鬧的街道上,再五天就是西方會慶祝的聖誕節,所以可以看到街上、樹上以及家家戶戶都充滿了鮮豔的色彩和歡樂的氣氛。

「嘖。」小小聲的不耐煩被走在赤司征十郎身邊的黑子哲也聽到,轉著天藍的眸子看向他。

「圍巾怎麼了嗎?」看到赤司征十郎拉扯著圍巾,黑子哲也不解的問。該不會是因為不習慣脖子有戴東西呢?

可是就是因為赤司征十郎脖子總是空空,又深怕他因此會著涼,所以黑子哲也才在黃瀨涼太跑來問他該送他什麼禮物時給予的建議。

「涼太那傢伙是故意的嗎?」

原本還不懂赤司征十郎再說些什麼,往下一看馬上就明瞭了。

圍巾太長了,都長到膝蓋以下了。

「……這圍巾到底有多長啊?」拉起圍巾的一端,黑子哲也不禁問著。

黑子哲也想著,該不會是黃瀨涼太照著自己的身高去挑選,垂落點剛好是在肚子前方之類的?

「明天一定要給他個教訓。」咬牙的聲音從嘴裡發出。「把它剪斷好了。」

「不用。」

「什麼?」

黑子哲也的動作令赤司征十郎愣了下。

輕扯著赤司征太郎脖頸上的圍巾,讓下擺在赤司的胸前,而另一端則是圍繞在自己的脖子上。

轉過頭,小臉上的鼻子紅通通的,接著勾出抹令人心突然加快的笑容。

「這樣子,就剛剛好了呢。」

赤司征十郎看著黑子哲也把過長的圍巾圍在兩人的脖頸上,對於黑子哲也這個舉動的他,覺得這樣子的黑子哲也真的好可愛啊。

「是啊,真的很剛剛好呢。」

摟住黑子哲也的腰並把手插入外套口袋裡,赤司征十郎不禁笑出來。

這個人啊,就是會無意識的做出一些令人意想不到卻又可愛的讓人想緊緊抱住的說你怎麼那麼可愛地行為呢。

「赤君心情看起來變好了呢。」手伸進自己的口袋,讓赤司征十郎在口袋裡握住自己的手。

好溫暖。

「是啊,明天的訓練量就稍微的少一點吧。」

「真的是太好了呢。」

兩人走在熱鬧的街上,聊著天。

「對了,赤君。」

「嗯?」

「我們什麼時候告訴大家我們同居的事情呢?」

「嗯……等待他們自己發現吧。」

那黃瀨君跟青峰君一定是最晚發現的兩人了。」

「是啊。」

細白的雪,從兩人的頭頂飄落。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