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91318

    累積人氣

  • 6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黃赤-黃瀨家的採購日







         天氣明朗,太陽光照在皮膚上顯得柔和,把冬天的冷意減低了許多。

        今天,是黃瀨家的購買日。這是為了家中這個可愛的女孩添些保暖的冬季衣服。

黃瀨涼太、赤司征十郎和黃瀨橘里大手拉小手的走在街上。

說到這個黃瀨涼太忍不住的想抱怨,明明就已經結婚、還生了孩子,為什麼就是不願意冠上他的姓呢?黃瀨征十郎……這名子聽起來不是很不錯嗎?為什麼就是不願意呢?

……雖然自己也是小赤司小赤司叫個不停就是了。

「爸比、我要吃那個。」小小的手指著前方的小攤販,是賣著章魚小丸子的攤販,在冬天裡吃熱呼呼的小丸子是最幸福的一件事了。

「啊?啊、好啊!小赤司要不要也吃呢?」拉回神智,黃瀨涼太問著身旁的人兒。

「好。」

「那你們先進去等我一下吧。」指著近在眼前的百貨公司,黃瀨涼太說。

深怕他最愛的兩人受寒,雖然今天有出太陽些許暖和,但黃瀨涼太還是不忍心啊。

赤司征十郎對他應了一聲,就握著黃瀨橘里溫暖的小手走進百貨公司裡。

確定兩人走進去後,黃瀨涼太才快步跑去買章魚小丸子。

 

買好熱騰騰現做的章魚小丸子,黃瀨涼太順手在旁邊買了三杯熱茶,就是怕待會吃完小丸子的兩人會口渴。走入百貨公司,黃瀨涼太直接搭手扶梯往童裝區找人。

搭著手扶梯的黃瀨涼太有些無趣的東看看西看看,看到一個櫥窗時愣了下,接著就是完全逆著手扶梯前進的反方向快速的往下跑去,讓搭乘的乘客驚呼且稍微的罵了幾聲。

黃瀨涼太則是苦笑的說著「抱歉」。

 

看到黃瀨涼太手提著兩袋小袋子和一袋大袋子的赤司征太郎,皺起了好看的眉,口氣不佳的說:「太慢了。」

「抱歉、抱歉啦,小赤司別生氣唷。」邊喘氣邊道歉的黃瀨涼太苦笑著。

「來,這是小橘里的小丸子唷。」彎下腰,黃瀨涼太打開了盒子,用插子戳了一顆小丸子在嘴邊吹涼後,遞到小小的嘴巴旁邊,而黃瀨橘里乖乖的張開小嘴巴一口咬下去。

「好蘇……」黃瀨橘里發出音節怪異的聲音。

「橘里,先把東西吞下去再講話。」

原本要說「好的爸爸」的黃瀨橘里,想起剛剛自家爸爸叮嚀的話,小小的手掌摀上嘴,嚼啊嚼的,想把嘴裡的東西吞下去。

「哀呀、好可愛啊小橘里。」黃瀨涼太露出了傻爸爸的樣子。

轉向赤司征十郎的黃瀨涼太也把吹涼的章魚小丸子湊到他的嘴邊,表明著「我想喂你的」強烈訊息。

遲疑了下,赤司征十郎還是張開口咬下黃瀨涼太遞來的小丸子。

毫無懷疑的,黃瀨涼太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這傢伙啊……吞下口中東西的赤司征十郎怨怨的想著。

「哪,你手上的袋子,是什麼?」赤司征十郎抬起下巴指了指黃瀨涼太手上的大袋子問著。

「啊?你說這個啊?是禮物唷!」

「誰的?」

「秘密!」

「……無聊。」完全不感興趣的赤司征十郎撇開頭,牽起黃瀨橘里的手往童裝區走去。

「欸欸欸!小赤司你別這樣子啦!」

追著上去的黃瀨涼太喊著。

 

「超──可──愛──!」某人的身上冒出了許多的小花和愛心。

「……」黃瀨橘里嘟起小嘴,臉頰紅通通的好不可愛。

現下的黃瀨橘里穿著一件粉紅色的兔子外套,嬌小的身子配上可愛的外套讓傻爸爸之稱的黃瀨涼太拿出了相機開始狂拍。

「小橘里真的是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可愛了!真的是……痛!」

不知道自己過大的聲音吵到了其他客人,赤司征十郎很好心的用拳頭給予提醒。

「吵死了,閉嘴。」

「嗚嗚嗚……小赤司好兇……」

被赤司征十郎一瞪,所有的假哭都吞回了肚裡。

「橘里,喜歡這件嗎?」問著自家女兒,赤司征十郎要她自己做決定。

支支吾吾了下,黃瀨橘里才紅著臉說:「喜歡。」

「那為什麼臉那麼不開心?」

「……因為爸比好丟臉。」

黃瀨涼太的心被狠狠的重擊了一下。

「橘里穿起來很可愛。」赤司征十郎溫柔的給予自家女兒自信心。

聽到最愛的父親稱讚自己,黃瀨橘里開心的露出可愛的笑容。

啊啊……真的好可愛啊!默默的拿出相機連拍了三張的黃瀨涼太心裡滿足的想著。

逛了幾圈的一家子,總共買了三件外套、五件上衣、四件長褲以及兩條裙子,大採購完的黃瀨一家就這樣回到溫暖的家。

 

夜深了,黃瀨橘里早就乖乖的躺在床上睡著。天使般的睡臉看起來是如此的可愛。

幫自家女兒蓋好棉被的赤司征十郎輕輕的關上門,不吵醒睡得深沉的孩子。

「小赤司。」剛踏入房間的赤司征十郎,伴隨著溫柔聲音就這麼被擁入懷裡。

「怎麼?」掙脫黃瀨涼太的懷抱,赤司征十郎坐在床旁邊,有些睏意的問。

「今天我不是有拿著一個大袋子說要當禮物嗎?」

隱約記得一些記憶,赤司征十郎不怎麼好奇的回答。「嗯……記得。所以是送給誰的禮物?」

「是給小赤司你的唷!」

「什麼?」

「將將將將~」黃瀨涼太配著怪異的聲音,從袋子裡拿出了一件衣服。

說衣服也不算是,應該說是──兔女郎裝。

「……那什麼?」用著殺人般的眼神看著黃瀨涼太手中的黑色低領、開高衩的服裝,赤司征十郎壓著聲音問。

「兔女郎!這是要給小赤司穿的!」從袋子裡拿出毛茸茸的兔耳和尾巴,黃瀨涼太笑得燦爛。「這是跟小橘里一樣的兔子裝唷!」

「你眼殘了吧?哪裡一樣了?」一件是可愛、一件是粗俗無恥又暴露。

「我覺得小赤司穿起來一定非──常性感的!」

「不要!不准!我不會穿那種衣服的!」赤司征十郎對朝自己走來的變態喊著:「喂!別壓在我身上啊!黃瀨涼太!別脫我衣服!」

然後,夜,是如此的漫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