扭曲の世界

關於部落格
在現實生活中
總愛想著不關於現實的事
只希望可以永遠沉浸在我想要的世界裡
  • 80898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30公分的距離(2)

「怎麼?嫌棄啊?」他知道他的家沒有說很好,但也不用嘆氣嘆的那麼大聲吧?

「沒沒沒、沒有這回事!」知道曉也誤會自己嘆氣的原因,總解釋著:「我嘆氣是因為我原本想救你,但後來卻變成你救了我。讓我自己覺得有些丟臉……」

呵。

曉也笑了出來,「你真傻呢,通常愈到這種是不是越離越遠越好嗎?」

「可是自己的同學有難怎麼可以裝做沒看到呢?」

「是沒錯啦……可是你不會打架吧?既然不會打架,第一件事就是想到要救援吧?」

想到剛剛總那麼生疏的亂揮方式,就可以得知他不會打架。

曉也從櫃子裡拿出一個盒子,走到總的前面,坐了下來。

「我知道啊,是有想到要救援啦,可是那邊會出現人真的是很少,而且又看到那些男生撲向你,一時沒想清楚就……」總不好意思的摸摸頭,一副傻子的樣子。

「你一定是濫好人的那種人啦。」曉也無言的看著不好意思的總,無言以對的罵道:「真的個笨蛋。」

「啊哈哈……好痛!」

「笨蛋,別笑啦。」曉也拿出軟膏,抽出棉花棒,對總說:「這個是消炎的藥,我幫你抹,可能會有一點痛喔。」

「啊,嗯,謝謝。」

幾了一點藥膏在棉花棒上,輕輕的擦拭著有些微種發炎的臉頰。

總皺起了眉頭,忍住臉頰傳來的痛覺。

「……很痛嗎?」放下棉花棒,曉也問。

「啊,嗯……有點……」

「你回家洗好澡後再抹一次吧,這個給你。」把剛剛用的軟膏拿給總。

「不用啦,我自己在買一條就好了!你自己留著。」不好意思收曉也東西的總,推拒了曉也的好意。

「這樣不是很麻煩嗎?直接拿去吧。」

「不用啦。」

「沒關係你拿去。」

「真的不……」

「我叫你拿去就拿去!婆婆媽媽什麼勁的!」曉也大吼,對於總的態度真的很受不暸。

「是!」

收下了曉也的軟膏,好好的放進了自己的口袋。

「……我說啊,你以後別那麼笨了,就算真的有人遇到麻煩也沒事別去幫忙。只會越幫越忙。」

「可是……」

「我可是為了你好。」

的確,今天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唉唉……

「不過,曉也你真厲害!居然可以一口氣打倒比你還高……粗壯的男人!」原本想說高大,但一見曉也瞪著他就轉了一個很硬的彎的人。

曉也嘆了一口氣,好像是不打算跟總計較似的。

啊啊,好像惹人家生氣了,要想辦法轉移話題!

「那個啊……曉也你,好像很會打架?」剛問完,總就有想敲昏自己的想法了。

曉也撇了一眼總後,倏的站起身來,走進了他那小小的廚房。

真的惹人家生氣了!怎麼辦?

就當總在為自己的失禮以及口誤緊張時,曉也從廚房走了出來,手上還拿著一瓶牛奶跟兩個馬克杯。

曉也問:「你喝牛奶嗎?」

「欸?啊、我喝!」總趕緊回答。

像是被總的模樣給逗笑的,曉也笑說:「別那麼緊張,我又不會怎麼樣……除非你亂說話啦。」

總閉上嘴巴。

把牛奶的瓶蓋打開,總看著曉也為自己和他倒了牛奶,一杯遞給了總。

「謝謝。」

「不會。」

喝了一口冰涼了牛奶,總覺得不怎麼緊張了。

總感覺……跟曉也在一起,心臟會不自覺的加快。自己怎麼了呢?

「你剛剛……不是問我為什麼那麼會打架嗎?」

呃,該不會是要罵我吧?還是要打我?會很痛吧!下意識的,總閉上了眼睛。

「因為,我小時後被綁架過,所以我媽讓我學了很多的自我防衛的招數……你幹麻閉眼睛?」曉也問。

「……我以為你要打我。」

「我幹麻要打你?」

「沒事、沒事!喔喔,原來你是因為小時後被綁……咦咦?綁架!?」發現曉也剛剛說了些什麼驚人的事情,令總驚訝不以。

「嗯,綁架。」曉也重複,又說道:「你反應還真慢。」

「總之啦,就是因為小時後的種種原因導致現在我反應能力以及打架的能力都很強就對了。」曉也說:「倒是你,挺讓我訝異的。」

「咦?我?」總驚訝的指向自己。

「嗯,你居然不會打架耶,真讓人驚訝。你沒跟人打過架?」

總搖頭:「沒有。」想了想說:「大約是因為我長的比一般人還要高的關係, 就沒有什麼人會來找我麻煩吧?」

曉也沉默了下,總聽見小小聲的嘀咕:「……所以那根本就是假的囉……」

「什麼?什麼假的?」

「沒什麼。很謝謝你來救我。」曉也像總道謝。

「耶?不、別這麼說,我根本沒做到什麼!」反而還被救了。

「你的心意,我收到就好啦。」嘴角微勾,笑著。

「啊、嗯……不、不客氣……」啊啊啊,心臟你到底是……?

咕嚕。

「『咦?』」兩人愣了下。

「我、我還沒吃晚飯……」總不好意思的摸摸頭。

「我也還沒吃。一起去吃?」曉也有些好笑的邀請總。

今天一直看到曉也的笑容,令總開始怪怪的了。平常在學校,曉也都對自己是不理不採的,要不然就是直接忽略他,讓他好挫折,不知道該怎麼跟曉也相處。今天卻跟平常不一樣,而且是「非常的」不一樣。曉也好溫柔。

「要嗎?還是你要回家?」

「不!我要去!」

*******************************************************************

兩人一起走到距離曉也家不遠的小吃店,曉也總是在這邊解決早餐跟晚餐,而這家店的老闆對曉也很照顧。

總在這次的晚餐中知道了許多關於曉也的事。

曉也是一個人住,是從高一開始的、爸爸去世了、媽媽在外婆家住著,因為離她工作的地方比較近的關係,不過定時會寄信給曉也和來看曉也。

曉也是獨身子、喜歡吃甜食、喜歡柔和的音樂,不喜歡吵雜的聲音、喜歡這家小吃店、在一家咖啡廳打工、曉也很會吃,原因是想快點長高……關於這一點總覺得曉也好可愛。

而總也告訴曉也關於他的事,總是和家人住在一起的,家裡成員有爸爸媽媽以及妹妹四人、喜歡打籃球、喜歡一個人靜靜的看書、也喜歡柔和的音樂、不挑食、喜歡烹飪……

「你會煮菜?」曉也的表情有些驚訝。

「嗯,因為爸媽有時會很晚回家,為了不想讓妹妹餓肚子,所以就努力學習煮菜囉。」

「真是個好哥哥呢。」

「還好啦……」被曉也稱讚的總怪不好意思的。

「你妹妹幾歲?跟你差很多嗎?」

「他跟我差了四歲。現在初中二年級。」

「有妹妹的感覺好嗎?」

「說好也沒多好,說不好也好像沒這麼回事……」

「喔……」曉也羨幕的說:「真希望我有個妹妹……」

「因為獨身子嗎?」

曉也說出他的想法:「嗯,朋友們都有妹妹,感覺很不錯的樣子。可以一起討論說妹妹怎麼樣,可不可愛呀、漂不漂亮,或者是抱怨妹妹怎麼那麼討人厭、為什麼總是那麼霸道之類的?」

總說:「妹妹都會跟哥哥要求東要求西的,有時候真的很麻煩……」

「可是,比一個人好。」

「啊……對不起。」

「不用對不起啦,雖然很會感覺到孤單,可是,我至少有紀藤。」

「紀藤?」

「嗯,」說到紀藤,曉也就像個小朋友一樣的說著:「紀藤他呀,是跟我一起長大的鄰居、兒時玩伴,小時後他很長來我家找我玩,是我最好的朋友!他長的真的很漂亮、雖然他嘴巴很壞,可是那只是他關心的你方式唷!

「我難過的時候都會找他。而且,當我爸爸去世時,還好有他,我才可以快快的振作起來。所以,紀藤是我最相信、也最喜歡的人了!」

說到最後,曉也還露出了平常不可能看到的可愛笑容。

酸酸的。

不知道為什麼。

……或許知道,可是不想去明瞭吧。

「是這樣呀……」

「嗯!你怎麼了?」曉也看向總。

「沒事。」總溫柔的微笑。

突然的,總的手機音樂響起。

「喂?啊,奈奈啊……啊!抱歉,我遇到我的同學了……好啦好啦,你等我一下,我現在就回去了。……嗯,好,會幫你買。好好,掰掰。」

看見總掛掉了電話,曉也歪頭問:「奈奈?」

好可愛。「我妹妹,她問我為什麼還沒回家。我都忘記要煮飯了。」

「抱歉,我不知道你今天要早點回家。」曉也道歉。

「不、沒事的,因為我也不知道今天我爸媽那麼晚回家。」總起身,往口袋掏錢出來,卻被曉也拒絕了。

「就算我請你的吧。」

「不好吧……」

曉也搖頭,「就當是我們成為朋友的請客好了。」

朋友。

「那就謝謝了,下次輪我請你吧。」

「嗯,掰掰囉。」

「掰掰,學校見。」

跟曉也揮了揮手,總離開了小吃店。

*******************************************************************

「哥。」

「嗯?什麼事?」

「你怪怪的唷……」

「咦?哪裡怪?」聽見妹妹這麼說自己的總轉過頭,不明白的問:「我怎麼了?」

「應該是我要問你怎麼了吧?」總的妹妹,奈奈說靠著廚房的門口說:「你一回家就笑容滿面的,還一邊哼歌一邊煮菜……」

「我平常就會一邊哼歌一邊煮菜了吧?」是哪裡奇怪了?

奈奈一臉你錯了的表情,「不,跟平常一點都不一樣唷,因為你是帶著那種『很幸福』的表情。」

「蛤?」

「哥,你老實說,我不會告訴爸爸和媽媽的。」奈奈逼近了自己,那種氣勢令總不自覺的退了一步。

「你,有女朋友了?」

「啥?」女朋友?

「還是有男朋友了?」

「你、你說什麼?」男、男朋友?!

一瞬間的,誰的臉一閃而逝?

見總那吃驚的表情讓奈奈大笑:「我開玩笑的啦!好了,說吧!為什麼心情那麼好?」

「沒有啊……」

可是,自己也覺得自己的心情好像如同妹妹說的,很好。

「騙人!哥哥剛剛不是有跟人見面嗎?該不會是心儀的女生跟你告白了?」

奈奈知道,哥哥這副樣子一定是很多女生喜歡的類型。

又高又帥的,人又溫柔,懂的照顧家裡,會煮菜,完完全全是女生心目中的完美形象!說沒人追是假的。

小時後還因為想要了解哥哥而跑來問她哥哥的事情的女生可是多的很呢!

現在也還是有一堆的女人們也是這樣,只不過都被她給轟走,誰叫她們要跟她搶哥哥呢?那種花癡般的女人還是滾一邊吧!

妹妹對哥哥的佔有慾可是很強的呢!

「什麼心儀的女生……是我學校的同、朋友啦……」現在已經不是「同學」,而是「朋友」了。

「朋友?女的?」

「說什麼話……當然是男的啊!」總哭笑不得。

「男的啊……咋,我還以為你難搞的心終於有人收服了。」

「你以為我是動物啊?還收服咧。」

把火關了起來,總把鍋子端到了餐桌,奈奈湊近聞了聞,稱讚:「好香~哥哥做的關東煮最好吃了!」

「謝謝稱讚,但奈奈妳也該學習怎麼煮菜了吧?不然每次都是我煮。」

「我才不要!哥哥又不是不知道我煮的東西有多麼難吃。」

幫妹妹添了一碗的關東煮,遞給了妹妹。「那就該常常練習啊,這樣一定可以變的更好吃的。」

「我們家就是女生沒有煮菜天分啊!」

總無言。的確啦,他們家的奶奶、外婆、媽媽、妹妹,加上自己的表姊表妹堂姊堂妹們都是沒有煮菜天分,而男生們,卻都是很會煮菜的人。而他們的爸爸是一間飯店的大廚。

「唉……」

「哥哥你就認了吧!」奈奈一邊吃一邊說。

「別一邊說話一邊吃飯,這樣很不淑女。」

「你真囉唆。對了,我點心要吃焦糖牛奶布丁。」奈奈點著晚餐過後的點心。

無奈的,總答應:「好啦。」

「謝謝哥!」

焦糖牛奶布丁……不知道他喜不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